[时间:1964-01-27 星期一 晚上九点 预定]

[罗记:珍在报告说在这些会话期间,她现在可以用一种她平时不能做到的方式,基于信心(faith)或者信任(trust)交谈。同时当传递赛斯信息时,她的手似乎变“胖”了。[珍关于手变化的更详细描述,以及罗的观察等等。]]

[对珍声音的描述,会话前准备。]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继续提供更多私人资料。当你感到不舒服时,只需要说一下即可。我不是医生,但我确实在给你开药。

我不是说鲁柏应该以任何方式处理你所有的私事。这不是我想提的建议。我的意思是当鲁柏对某一特定情况感觉强烈时,你应该深思熟虑,因为你通常(不总是)可以相信他的直觉。

我确实建议你现在在你父母的事情上相信鲁柏的直觉,虽然你掌握了解离的技术(while you caught up the technique of dissociation)。你没必要在所有方向服从鲁柏的指挥。我只希望你检查自己的想法,看看什么是实用的想法,因为你的想法通常只在短期内实用,而在很多(并非所有)情况下,鲁柏看似不切实际的观念却是基于非常实用的心理学知识的。

[就之上的观点举例,关于罗辞去上一个工作的选择。罗当时有强烈的冲动,但并没有考虑,最后生病了。如果罗没有把精力耗在这之上(试图阻止不可避免的事情),那完全有能力处理因为辞去工作而产生的经济问题。]

你在其中让你的精神能量下降到一个非常低下并且危险的低谷,而你现在才刚从这个低谷走出来。我自从你病得很厉害的时候就开始和你打交道了,我想给你一些洞察力来避免这种情况在未来发生。你必须记住我们上一次会话中讨论的悲剧可能性只是这种可能性中的一个例子,这种可能性是在每一个个体或者家庭中不断发生的。

[定位:somewhat annoyed]

[为了平息鲁柏的怒火而做的解释。]

[对鲁柏这一生情况的简要分析。]

[话题又回到罗,继续关于要相信鲁柏的直觉等等。]

[珍和罗休息时的小插曲。]

就媒体而言,这个词(mediums)是相当荒谬的。在我看来,这就像说有些人是呼吸者而有些人不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不知不觉却是故意地。对你们科学家来说,你在不知道怎么做的情况下带来了很多东西(you bring many things about without knowing how you do so),这是(或者应该是)众所周知的。

你们所谓的媒体仅仅是对自己正在做什么了解更多的人。你正在循序渐进地学习如何获取你一直喜欢、在某种程度上总是使用并且帮助你塑造了你生活的外部环境以及赋予你个性很大意义的能力。你会学到更多。你可以以一种实际的方式来使用这些能力,并且你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这样做了。

我已经给你足够的私人资料一段时间了,但我会添加我认为合适的资料。

[定位:enzymes have much]

精神酶(mental enzymes)和心灵现象(psychic phenomena)有很自然的关系,因为它们与任何级别和任何类型的能量转换有关。我也将继续给你第五维的材料,增加更多对时间的讨论,并且进入和一些在其他层面存在而与你们层面中有所不同的元素相关的话题。这些都需要时间,我们有很多时间,所以没有困难。

精神酶是变压器(transformers),我说过它特别重要。我之前说过内在感官(senses,有些时候翻译成感觉更好些,但统一用感官)和外在感官,让这样我们的讨论更容易些。然而你现在必须知道内在和外在两者并没有实际的区别。表面的外在感官只和特定层面的特定伪装有关。内在感官和伪装下的活力有关。

内在感官就像隐藏在地下的火车,将重要燃料从一个国家运到另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国家,燃料可以用于不同的目的。这些想象中的国家的国民可能会改变燃料的外观,但燃料都来自同样的来源,供应给不同的国家。而火车在每个国家地下行驶得很深,没有发现阻挡它的阻碍。

我会更加深入地探讨这个问题。现在我只是简单地概括一下这材料之后的发展方向。如果你能忽略内在感官和外在感官表面的区别,你会更快地理解。尽管它们不是不同的东西,但我必须用不同的方式谈论它们,因为在你们的层面看起来是不同的。这当然是由典型的伪装失真效应(camoufage distortion effect)引起的,这种效应在几乎每一个层面都或多或少地存在。

[罗记:珍后来说“伪装失真效应”这个概念非常重要。]

[用树皮的比喻来解释内在感官和外在感官既统一又分裂的关系。]

内在感官处理实际的东西。内在感官是我们燃料的载体,也就是说它们可以被比作我们想象中的火车的不同车厢。需要做一些工作才能意识到这种燃料,因为它很快就被外在感官转化成伪装的东西。所涉及的过程是潜意识的。你很难抓住这个过程,但经过训练你能做到。

用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我们内在感官给我们带来的不可见的燃料可以被比作你们呼吸的空气,在平静的一天是很难意识到空气的存在的。

[继续内在感官和空气的比喻。以及之前五维模型中小金属线的比喻。]

[定位:Using air]

[继续内在感官和空气的比喻,解释内在感官在不同层面被转化成不同的东西,纯粹的内在感官几乎不能被看到。]

[继续空气的比喻,这回和人的身体有关。人的身体充满了空气和水,但人在镜子里看不到它们。]

空气和水是由相同元素构成的,元素是构成我们伪装的积木。即使在你们层面,空气和水也有很多种形式。元素不断改变位置来将内在活力或者燃料从一种伪装模式切换到另一种伪装模式。那么为什么理解在其他层面的其他伪装序列发生的同类事情那么困难呢?

你们的科学家在认定宇宙由你们层面能找到的同样的元素构成上是正确的。然而,他们所知道的元素当然是一种特定的伪装模式,它们在其他地方可能会展现成完全不同的形式。

我们上一次会话很长。我不想今晚的也那么长。然而我确实建议你和你们自己的伪装模式玩上一会,然后我再继续。而鲁柏,如果你能伪装模式里找到什么私人的东西,我就完蛋了。

[定位:your elements]

[关于地球上的科学和科学家的进一步评论。靠外在感官和工具的科学会走向死胡同。除非使用内在感官作为感知工具,否则我们不会离第五维的知识更近。]

[关于伪装的必要性和复杂性的简短内容。不能用伪装看穿伪装。宇宙里有基本规则,内在感官始终如一地很好地使用这些规则。]

[关于内在感官的更多内容。只有内在感官才能提供生命本身基本性质的任何证据。去探索看起来空无一物(缺乏伪装)的地方会产生证据。]

[关于探索看起来空无一物的地方如何产生证据的论述。通过产生的效果来发现证据。关于树枝和风的比喻,我们能看到树枝断了而看不到风,但说风不存在是愚蠢的。]

当然,你的伪装本身就是一种效果。如果你在一生中看这可观察的物质世界,并且考虑到伪装失真,你的确可以学到一些和宇宙基本规则相关的东西。这里有太多话可说,你们有太多东西要学,有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很惊骇。

[定位:serve you well]

[用罗画画的例子来讲伪装模式、内在感官和能量转化。]

[继续用画做例子讲伪装模式。一幅画获得了一定的不受伪装的自由,但它无法从中逃脱,实际上,在不同层面之间徘徊是完全伪装的东西不能做到的。]

[从画引到音乐和雕塑。音乐和画有同样的上述特性,而雕塑没有。雕塑中的伪装模式很像监狱。]

[话题回到我们的科学家。基于外在感官和仪器的科学会发现和制造越来越多元素,发现越来越小的粒子,似乎是没有尽头的。这些都是真实东西的伪装。]

当科学家们的仪器深入到宇宙更远的地方时,他们会“看”得更远,但他们会在潜意识中自动将表面上看到的东西转换成他们熟悉的伪装模式。

他们会成为自己工具的囚徒。更多星系会被似乎发现,更多神秘的射电星(radio stars)会被探测到,直到科学家们意识到有些事情极其不对劲。科学家们熟悉的用来测量振动的仪器会被设计和重新设计。最后,这些仪器会发现各种看似不可能发生的现象。这些仪器会被设计来捕捉特定的伪装,由于它们是被精心设计的,确实会发挥其作用。

我不想牵扯太多。然而这些仪器会通过某些方法将你们不理解的数据转换成你们理解的数据。科学家们一直这么做。然而这涉及到数据的淡化,一种完全扭曲变形的简化,当你们做完时,原始数据就很难被辨别出来了。你们在这转换时破坏了数据的意义。

[定位:themselves do]

这些仪器自身就在做这些转换,将时间或光年的概念转换成声音模式、无线电波等等。你们在这个过程损失太多了。你们得到的东西是如此扭曲,以至于你对原始的东西完全没有接近的感觉。我将更深入地讨论这一点,因为在技术层面还有更多话要说。但是当你以另一种方式解读一种现象时,你总是错过了任何可能到达你的理解的微光。

[感想:我发现按照原来的记录方式我很难持续下去,所以打算改变策略,从记录内容“梗概”变成记录精读感想。这样也不需要太在意阅读速度,而且我也发现速度快却没有深入理解内容是得不偿失的。]

这不再是发明新仪器的问题,而是使用你们已经拥有的无形仪器的问题。[注解:无形仪器指我们的内在感官。]这些仪器可能被知道甚至因为它们的影响被检查到。这份材料自身就是一个证据。它就像树枝移动了,你根据风的效果知道了风的存在;像我这样的风包被我独白的狂风吹来。

[感想: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什么才是证据。如果只把眼睛、耳朵等外在感官接受到的东西当作证据,那就始终会距离伪装下的世界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们习惯过于重视外在感官了,比如当有一种感觉时,我们根据外在感官判断那种感觉是真实的还是一种幻觉。但实际上那种感觉(无论会不会被当作幻觉)都比外在感官接收到的东西距离伪装下的世界更近。]

[赛斯建议罗休息并说明原因。]

任何物质的物理仪器必然有内置的扭曲效果。一个比任何其他仪器都更重要的工具是你们已经拥有的大脑,以及包含大脑的 mind(可以翻译成心智或头脑,但依然会使其概念变窄,所以不翻译),mind 是内在感觉(inner senses 按照使用场景翻译成内在感官或内在感觉,不然含义不通,之前的部分以后再修正,outer senses 同理)和外在感觉的交汇处。

爱因斯坦运用了他 mind 中神奇的一面。mind 中的某些部分是几乎完全不失真的(distorted 根据语境翻译成扭曲或者失真)。mind 分布在整个肉体中。mind 围绕着它建立起物质伪装,这伪装是在你们层面存在所必需的。mind 接收来自内在感官的数据并且形成必要的伪装。mind 无意识地或者无自我意识地(unself-conaciously)根据伪装效应来处理对生存至关重要的基本规则。mind 是必须用到的工具。

[感想:简单说 mind 是大脑的超集。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大脑的功能,其实是 mind 的功能。大脑是 mind 与物质世界接触的通道或者媒介。我们并不需要过于区分哪些功能是大脑的,哪些不是大脑的而是 mind 的。就像我们不需要过于区分记忆是存放在物质的大脑中还是非物质的其他地方。]

大脑专门处理伪装模式,将活力转化成物质环境的伪装模式。mind 处理所有层面固有的基本原则。大脑本身是伪装模式的一部分,可以被物理仪器所解释和探测。[注解:就像现在很多科学家所做的,通过分析大脑的化学物质变化、脑电波等等来了解大脑以及人的思想情感等等。]mind 不能被物理仪器探测,它甚至不能被物理仪器发现。[感想:所以现在的科学是很难发现意识之类东西的,通过物理仪器来研究意识就像用放大镜观察硬盘碟片来分析数据。]mind 是连接物(connective)。在这里宇宙的秘密才会被发现,mind 自身就是用于发现的工具。

大脑是你们层面的。你可以说大脑是伪装中的 mind。想象力属于 mind。[感想:所以通过研究大脑来研究想象力很难有实质进展。]想象力可以被大脑用于生存的目的,它有时可以被物理仪器检测到。也就是说,物理仪器可以被制造来让想象力偶尔活动。[注解:也许通过脑电波、化学物质、电刺激、声音等方式干预。]但想象力是 mind 的属性,而不是大脑的,没有物理仪器可以强迫想象力去构思一个原始概念或者观念。

物理仪器可能被用来强迫想象力在它主人的个人记忆里移动[注解:比如去想以前经历的事情,像通过某些刺激来让一个人想快乐的往事。],但想象力不能被强迫在概念性思考上移动,因为想象力是物质个体和非物质 entity 之间的连接纤维。

[定位:effect or reaction]

精神酶在你们层面有化学作用或者化学反应。也就是说,它们可以通过它们的化学反应在你们层面被观察到。但这反应自身是一种扭曲。在其他层面这种扭曲效应可能根本不是化学的。我所说的是你们层面而不是你们行星,是因为地球是包含很多层面的行星之一。

精神酶将活力转化成特定的伪模式。就像我说过的,精神酶在你们星球上有一个化学反应。这解释了为什么肉体内的化学不平衡也会表现出感官数据的相应扭曲。[注解:比如某些药品或毒品会让人产生“幻觉”。]也就是说,当化学平衡受到干扰时,物质世界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这种情况下的个体,伪装实际上已经改变了。

潜意识是 mind 的一种属性(property,可能翻译成属性不大合适)它很大程度上是独立于伪装的。当然,你必须明白这些术语只是为了方便交流。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之间并没有分隔。[注解:比如意识和潜意识之间。]

[定位:example deals]

例如,潜意识的一部分与伪装有关,但更深的的部分与宇宙的基本活力直接接触。当你或者鲁柏怀疑这资料是否来自潜意识时,你通常认定潜意识是私人的,专门处理你 ego 私人的过去。你有时愿意承认也许种族记忆中的元素会进入你的记忆。种族记忆当然也是伪装数据的集合。潜意识也包含着 mind 的不扭曲的材料,那些材料是未经伪装的,并且在层面之间运作,没有界限。

我不喜欢使用这么多的术语,因为因为大脑是可观察的,我很想用它来涵盖所有和 mind 有关的能力。这会让你更容易理解。然而我会抵制这诱惑。mind 包含大脑。从所谓潜意识过来的材料是来自于 mind 的一部分,那部分不分界限,也不分时间和空间,从更深的意义上来说,也没有物种或者层面的界限。简单的事实是,你在将 mind 的这部分当工具用。锻炼大脑同时也会锻炼 mind,但 mind 有大脑所不知道的能力。

这当然不意味着大脑是无用的,远非如此。在你们的层面上,大脑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很多动物有一个高度发达的 mind,尽管它们的大脑可能很小。我会稍后再谈这方面的发展。然而 mind 决定了哪些精神酶将被使用以及被使用到何种层度,同时也决定了身体生存所需要的伪装的强度、类型和有效性。

[会话后讨论。]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