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书介绍了一个神奇的“心流”概念。简单说一个人处于心流状态时,会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感觉不到自己的主观性,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所做的事情上,直到介绍才会通过回忆知道刚才一段时间自己处于心流状态,并且感觉那种状态很舒服。

心流状态的确比注意力不集中、漫不经心、焦头烂额等状态要好很多。但问题时很多书把心流状态视为最佳状态,认为其他所有状态都不及心流,这个就是一个很严重的误区甚至误导了。

这些书通常把心流和各种糟糕的状态比较,却从来不把心流和另一种美好的状态比较,即自己很舒服并且知道自己很舒服的状态。在这种状态时,一个人感觉很舒服,但并不丢失主观性,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二者也确实不好比较。因为一个人对心流状态的描述往往时事后描述,即通过回忆来描述,因为他对心流状态的描述会打破心流状态。但这涉及一个重要问题,人的记忆靠谱吗?举个简单的例子,让一些人回忆童年,其中不少人可能都把童年描述得很好,好像只有快乐的事情没有痛苦的事情。但我们都知道童年并不是真的无忧无虑,只是我们通过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记忆把童年美化了。那对心流的记忆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比如一个人在工作时进入的心流状态,他依然可能因为思考一个棘手的问题愁眉苦脸,但心流状态结束后,他就只记得自己其中让他舒服的部分了,忘记了其中有些时候自己也是不舒服的。

但当一个人处于自己很舒服并且知道自己很舒服的状态不同,在全程他都是知道自己当时状态的,并不需要事后回忆,也就避免了记忆扭曲造成的结果。

为什么心流状态被高度推崇?我认为一个主要原因是人在心流状态的工作效率是很高的,不管他当时舒不舒服。那谁希望人的工作效率高,除了当事人之外,有另一类人更希望如此。所以心流状态被高度推崇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么这样一看好像也没什么问题,谁不希望自己工作效率更高些,然后事后回忆自己也经历了一段愉快经历呢?至于当时是不是真愉快也就无关紧要了。那么我们想象一个场景,一个人在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都是没有主观性的,只是一直在干活,直到快死的时候才恢复主观意识,他回忆自己一生的经历,感觉很愉快,就像经历了一段巨大无比的心流状态,你想要这样的一生吗?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只是最后那一小段时间的感受吗?

如果仔细思考的这个问题,估计对心流状态就有新想法了。

azalea
嗯嗯,明白你的意思了。清醒的计划和阶段性的总结反思,与每个小阶段内沉浸式的工作不矛盾呀,而且相辅相成。当然写书的人只会强调其一了。

回复 azalea
沉浸有沉浸的乐趣,非沉浸有非沉浸的乐趣,我并不认为其中一个好于另一个。我反对的是沉浸一定好于非沉浸的观点。而且非沉浸并不等同于安逸舒服,一个人做事情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享受此过程即可,比如他在工作时不断完成一个个预定计划,并且随着计划的不断完成和挑战的持续突破而喜悦,他并不需要忘记自己在做什么。

心流状态自然并不一定只伴随痛苦,但人们往往容易忽略可能伴随的痛苦,这正是它被高估的原因。

azalea
觉得有两个隐藏的假设你没明说,其一,做事时的愉悦舒服就要好于疲劳辛苦么?人本身是追求安逸舒服的,这没错。但一味的安逸反而可能失去斗志。其二,极度专注时,不仅会忽略疲劳痛苦,也会忽略安逸舒服的。举例来说,我专心游戏时,喝好茶都不知味,腰酸背痛也浑然不觉。心流状态并不一定只伴随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