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两千年前依然有幸福的人,我们就很容易得出幸福和什么无关。基本上,所以我们现在有的,而那时候没有的东西,都是和幸福无关的。

我们可能会想,那些东西怎么能和幸福无关呢?比如我们的物质条件比两千年前好太多了,我们很难想象在没有玻璃、没有抽水马桶、没有洗衣机、没有煤气灶、没有电饭锅、没有空调、没有冰箱、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几乎我们所有日用品的生活,一个人怎么可能过得幸福?

那么想这样一个问题,假设五百年后,每家每户都会有一件物品,可以说已经没有人可以不依赖那件物品生活了。我们现在过得不幸福,是因为没有五百年后的那件我们现在都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物品吗?

所有我上边列举的东西,对两千年前的人来说,都是这种人们当时根本不清楚是什么的物品。一个人不可能因为没有一件自己不清楚是什么的物品不幸福。即使现在也一样,一个人可能因为别人有某件东西自己却没有而不幸福,却不可能因为没有一件自己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而不幸福。

当然我们可能会想,有些东西是能解决某些问题的,比如空调能解决夏天屋里过热的问题。在没有空调的年代,人们可能想象不出一个和空调相似的东西,却一定要忍受炎热的煎熬,而这种煎熬必定会让人感觉不幸福。那么同理,我们可以假设五百年后每家每户都安装了一个空调的升级版,它可以非常自然地维持室温到某种程度,同时没有现在空调的所有缺点。在他们看来,我们的空调只是一个基本不能用的残缺品,人们必定会因为这种空调而感觉不幸福。那么我们真的会因为现在空调的各种问题而感觉不幸福吗?有多少人不幸福的原因是现在的空调存在各种毛病?

我想不需要询问古人夏季炎热的问题,我们很多人都曾经生活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我小时候家中甚至没有电风扇,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小时候是否幸福和家里是否有空调或者电风扇有关。
那么我们再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整个社会分成了两个互不知晓的部分,一部分是现在的社会,一部分是五百年后的社会。我们属于前一个部分,根本不清楚那另一个部分里有什么,不清楚里边的人家庭中都有什么。那么我们会因为家里没有他们家中的某种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不幸福吗?

我想这个假设是不必要的。因为在现在的社会,我们实际上就不清楚某些很富裕的家庭中有什么东西,但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以也不会因为没有那种东西而不幸福。同样地,如果我们认为某个家庭没有我们自己生活中的某种必需品而不幸福,那犯了和之前同样的错误。

那问题似乎出在是否知道上了,如果我们知道某些人有某种东西,而自己没有,就可能因为没有那种东西而不幸福。这不幸福并不是因为那种东西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而是因为我们认为那种东西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带来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幸福本身。当我们认为某种东西可以给自己带来幸福时,自己就真的会因为没有那种东西而不幸福。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自己产生了不幸福的感觉呢?并不是那种自己没有的东西,而是自己的观点。如果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说自己家里有一个功能非常强大的可以让自己非常舒适的东西,另一个人信以为真,就可能因为自己家中没有那种东西而不幸福,而实际上,前一个人家中根本没有那种东西。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一个人不幸福呢?东西不存在,那个人的观点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那个人正因为那个切实存在的观点而不幸福。

幸福和什么无关?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因为没有什么外在的东西(甚至很多内在的东西)而不幸福,无论那种东西是什么,基本可以确定,幸福和那种东西无关,只和自己的和那种东西相关的观点有关。

那么什么情况幸福和某种东西有关?如果我们因为有某种东西而幸福或者不幸福,那么幸福就和它有关。简单说,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有一套房子而幸福,那么他的幸福就确实和这房子有关。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因为附近的噪声而不幸福,他的不幸福就确实和那噪声有关。

一个人如何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他需要从自己生活中已经存在的东西入手,比如设法减少让自己感觉不幸福的东西,而不能去研究那些自己生活中还没有的东西。

有人可能会说,根据自己的经历,自己确实因为有了某种之前没有的东西而更幸福啊。要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不幸福,和自己因为什么更幸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在对比中,我们很容易看到后者,但也很容易忽略前者。一个我们现在没有的东西,的确可能让我们感觉更幸福,但之后,我们依然会感觉不幸福,因为我们没有解决让自己感觉不幸福的因素,那个因素不会自动消失。我们迟早会适应让自己感觉更幸福的那个东西,但到那时不幸福依然存在。

就像一个热到满身大汗的人,美食的确可以让他感觉更舒服,但不解决炎热的问题,他就会一直因为炎热而不舒服。去美食上寻找答案,来解决炎热的问题,是缘木求鱼。同样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树上寻找幸福这条鱼,这条鱼可能是金钱,可能是名誉,可能是地位,可能是任何自己现在没有的东西。但只要他没有搞清楚自己因为哪些已经存在的东西而不幸福,他就永远没有办法过上他能满意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