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在某平台发了一篇文字,有一个评论比较特别。他说不喜欢那篇文章,因为它使用了某些技巧,看起来像“爽文”。我有些诧异,之前从没想过自己写的文字和“爽文”有什么关系,但仔细体会一下,确实不无道理。

我可以辩解说,即使我使用了某些技巧,依然没人仔细看我写的东西,无论发在哪里。我知道什么样的文字有人看,但我不想写,也不会写。但我不能否认的是,一个一句话便可说清楚的简单道理,我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结果居然(或者还是)很少有人能看到我的观点是什么。我确实想把我的思考过程体现出来,但我也知道,那是思考过程不假,但只是我想把它尽量通俗化的思考过程,我的观点不是那样产生的。

我从不分享稍微复杂的观点或者思考过程,因为它需要有更底层的根基,我没办法把它抽离出来。很显然,那根基也是和主流观点不兼容的。我想无论我怎样写,那样的文字并不会比外星人的更好理解。那就像科普的困境,严谨的话没有人看,不严谨的话又很容易造成误解,甚至科普变成了造谣。

但是否有人理解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合理的观点,不经思考也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生道理更是如此,它只是用来总结人生的,而不是用来指导人生的。只有智慧可以指导人生,任何道理都是无足轻重的工具。工具,要在需要的时候尽其所有,不需要的时候便放在一边。如果无论何时都把工具拿在手中,那自己便会被工具所束缚。

一个人在变得更有智慧的过程中,总要接受层出不穷的各类离谱观点,然后再不断抛弃,直到他不再执着与任何观点。任何观点都是禁不住推敲的,任何概念都是定义模糊的。一个再有智慧的人也寻找不到真理,真理只属于狂妄的人。在谨慎的人那里,智慧只用来做选择,也只能用来做选择。所谓智慧的人,不熟知天下道理,更不通晓世界真相,他们只是善于做选择。

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智慧,从不看他知道什么,而看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无法判断出另一个人有多少智慧,除非自己比他更有智慧。判断别人是否有智慧终究无济于事,从别人那里获得智慧也是徒劳的。

智慧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一个再贫穷的人也知道金钱是什么,缺乏智慧的人却无从得知智慧是什么。

智慧吗?确实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拥有,它是货真价实的奢侈品,奢侈到再贪心的人也很可能望而却步。

什么是智慧?忘了它吧。即使是拥有智慧的人一样需要忘了它,忘记它也属于它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