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哲学的最大误解之一是哲学可以用来思考人生意义。著名哲学家中,触及到人生意义话题的没有几个过得幸福。他们用哲学思考人生意义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找不到人生意义,其他更省事的方法也都不管用,才最终找到了哲学的方法,试图通过它得到人生意义。糟糕的是,它的效果远没有宗教好。很多人在宗教中都找到人生意义了,搞哲学的人很可能看不起他们,但又如何呢?一个人幸不幸福不取决于他知道什么。

“人生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通常只对少数人有意义。简单说,就是过得最不幸福的那批人。当然不是最苦最累的那批,而是开始自问“我的人生有什么意义”的那批。

哲学家自以为是地认为这个问题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不幸的是,幸福的人根本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也从来不会关心它。指望最不幸的那批人(试图用哲学找人生意义的人)来让自己活得更幸福?找到不幸的可能更大些。

很多人哲学家自认为自己是目光最开阔的一批人,能看到整个世界,甚至还要再往外一些。却没想到自己是目光最短浅的一批人,只能看到自己的世界,而完全看不到别人的,那终生都把自己的世界当作整个世界也就不足为奇了。

怎样可以找到人生意义?去生活中找。做自己喜欢或者想做的事情,如果没有,就去尝试新的事情,直到找到为止。找到的那一刻,人生意义就有了,或者“人生意义是什么”的问题就不再有意义。如果是暂时的,那就继续重复同样的过程,人生意义也从不是固定不变或者永恒存在的。当然这个过程未必简单,但至少要比钻到哲学书堆里寻找答案简单得多,因为那里根本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