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中看似有很多选择,比如选择几点起床、早餐吃什么、怎么去工作、怎么安排工作等等。但只有自己真的想选时,那才是选择。如果一个人习惯性或者每天借助闹钟在相同时间起床,那几点起床对他来说就不再是一个选择,其他事情也是如此。

于是并不是所有人的每一天都有选择。如果按部就班地做一件件已经确定、别人安排或者应对突然的事情,做事情时也不需要选择方法,那选择可能慢慢就消失了,随着选择的消失,生活也慢慢死去。

选择并不轻松,即使是选择中午吃什么也是如此。人习惯性地消灭选择,比如每天中午吃同样的东西,或者按顺序进行一周的安排等等,这样便无需再想而轻松一些。其他事情也是如此。在这个过程中,自由随着生活的活力缓慢消失。当一个人的生活完全没有了选择,他就完全不再自由了。即使他认为自己还是自由的,认为自己还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这便是自由的幻觉。

我不清楚有多少人分不清自由和自由的幻觉,但我知道最不自由的人一定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自由。他们可能想“如果我想做,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所以我是自由的”,但他们不会真的想做任何当前不在做的事情,他们的生活中已经没有选择了,他们认为自己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或者最优的,而这想法本身也是不自由的。一个认为生活不得不如此的人并不是最不自由的,无论那环境如何严酷,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自由,同时他就有了选择。

幸福在多大程度和自由有关?显然并不是越自由就越幸福,这还有涉及到能力。可以说,在能力固定的情况下,越自由就越不幸福。那为什么要追求自由呢?追求自由属于人的本性,它也会促进一个人的成长。当一个人得到了更多的自由,那必须提高自己的能力才能得到同等的幸福。用“同等”是不恰当的,他必须要提高自己能力才会满意,不然会感觉比之前更不幸福了。可是一个人一旦更自由了,就不会再想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也不会羡慕那些更不自由的人,即使他认为那样更幸福。自由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打开就关不上了,一个人必须想办法处理自由带来的种种问题。

也因此自由的人眼中尽是不自由的人,他可能认为那些人好可怜。但这也是一种偏见,他们也许真的感觉自己可怜,但往往不是因为自己不自由。实际上,很多感觉幸福的人都很不自由。因为在不自由的情况,一个人更容易幸福。

那到底是自由更重要还是幸福更重要呢?(这个问题的前提是自由并不属于幸福的一部分,也只能如此我们才能想自由和幸福的关系。因为它和幸福的关系是比较复杂的。)这真是一个让人困惑的问题。如果我们以旁观者视角想这个问题,很可能认为幸福更重要,毕竟虽然自由但不幸福那有什么用呢?但如果我们以自身的视角想,很可能就是另外的结果了。我们往往愿意牺牲幸福来赢取自由,并且很少后悔。

我们向往幸福不假,但如果把自由从幸福中分离出来,幸福就不是人最看着的东西了。没有自由的幸福是死的,在那种幸福中的人也处于一种类似休眠的状态,不过总会醒来。一旦他发现自己是不自由的,之前的幸福变会立即黯然失色,于是他有了新目标,获得更多自由,同时提高能力让自己更幸福。这可能会进入另一个平衡的状态,他在其中又暂时失去了自由同时感觉很幸福,直到他再次醒来。

这很像一场阴谋,不是吗?自由就像魔药,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它欲罢不能,并不断重复类似的过程。这条路要到何方才是尽头?根本没有尽头。在这条路上,人总能获得更多自由,拥有更强的能力。那么这真的是自由吗?

从更大的视角看,这所谓的自由依然只是自由的幻象,人在不断地追求这种自由时,已经被自由的幻象控制了,和像一头驴子追着眼前的胡萝卜。

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要不被自由的幻象迷惑。自由的幻象是自己可以做更多事情,有能力做更多事情,也确实做了更多事情。破除自由幻象的方法是什么也不做,任何事情都不做。
这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做的,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件事情,如果一个人因为想做事情而做,那就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自由。只有一个人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之后,他才会靠近真正的自由。

有人得到真正的自由吗?如果有人得到了,他会从我们视野中完全消失,我们没办法知晓。甚至在得到自由之前的很长一个阶段,他就已经消失在绝大多数人的视野中了。我们能看到的所有人,都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别误会,这和自杀无关,自杀依然是一件事情,而且死亡和消失也不是一回事。总体来说,真正的自由距离我们还相当遥远,遥远到我们现在思考它基本是完全多余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思考它。

想一想一个人在怎样的情况会不再想做任何事情,包括不再产生任何念头,不再对任何东西产生反应。不是暂时,而是永远。基本上他一定已经做了非常多的事情,直到发现了所有的事情都遵从某一种固定的模式,发现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一回事,自己只是在不断地重复,很无趣。

熟悉吗?这和我们电脑中的数据很像。无论一个文件的内容是文字、音频、视频、软件还是其他的什么,它本质上只是数据,只是遵从某一种固定模式的数据。文件可以千变万化,有无数的可能性,但一个文件无论怎么变化,也变不成一块石头,更变不成一个人。
同样地,一个人可以做无限多的事情,但那事情依然是非常受限的,那只是自由的幻象。

真正的自由是怎样的?我并不清楚。我们就像生活在一个软件中,所能接触到的都是数据,而真正的自由超越了数据。不过有一点很重要,我们本身并不是数据。我们身处软件之中,但并不是软件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离开。离开的方式是停止做所有的事情,既不发送数据,也不接受数据,自然也不处理数据。所以会从所有人的视野中消失。我想持续一段时间(或者说在这种状态并不会产生时间,已经和时间没有关系了),他就会离开这个软件,进入外边的真实世界。

我们不清楚外边是否有真实世界,甚至无法想象它的样子,假设它存在有什么意义呢?我想仔细思考过相关问题的人会知道我们这个世界是不完整的,如果外边没有真实世界,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问题出在主观性上。我们的主观性和我们感知到的世界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上。我们可以用数据来类比我们感知到的世界,甚至用数据类比其他人,但我们绝对无法用数据类比我们的主观性,数据没有这种特性。

所以这里必须要分层,我们感知到的世界属于里层,而我们的主观性属于更外层。而且我们对外层知之甚少,基本上除了知道它存在外就一无所知了。即使不分层,这问题也依然存在。

不过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对外层有更多了解。当我们对里层完全失去兴趣后,自然会来到(或者说回到)外层,真相也就会大白了。至于会不会有更外层,我们也就无从得知了。

自由是最大的束缚,完全放弃自由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这真的是讥讽啊。 但不要装作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这本身就是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