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两个人聊天,其中一个人说他喜欢看书,另一个人除了问他最近在看什么外,很可能问的另一个问题是“你一年/一个月/一周大概看几本书”。这是一个比较让人困惑的问题。一本书可能一百多页,也可能五百多页;有的书可以一分钟看几页,有的书几分钟也看不完一页;有的书第一遍都得跳着看,有的书需要反复看。一年看几本书,这个问题想问什么呢?

但不管怎么说,重视看书速度的影响还是非常广泛的,尤其是在书无穷无尽而看书的时间却被不断挤占的当今时代。不说别人,我自己就被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看书时自觉或不自觉地注意看了多少了,还有多久能看完,有时一看后边还有那么多内容,也有些灰心丧气。虽然我明知道这本看完了还有下一本,看得再快也不可能在有生之年把想看的书全看完,但还是习惯性地追求速度。为了尽快看完一本书,有时就囫囵吞枣地快速翻页,但效果怎么样就可想而知了,而且把自己搞得很累。

我发现这个看书求快的坏习惯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看书体验,必须想办法处理一下了。
那就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追求看书速度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成就感。想着自己一周或一个月又看了几本书,即使不和别人说,自己也是有一种满足感的。但这种成就感是禁不住推敲的。如果只是把一本书快速看完了,但既没有理解透彻,也没有多少感悟,甚至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那看了多少本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说因为兴趣看书,不在乎收获,那同样成问题,加快速度很影响看书体验,远没有慢慢看慢慢想时不时闭目沉思下来得舒服,除非是节奏紧凑容易理解的通俗书籍。
那要放慢看书速度,就先要把这种虚幻的成就感放下,不再关注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看完了多少书,而更关注自己从看过的书中得到了哪些收获,或者更在意看书过程的享受。
不过光有这个意识还是比较难操作,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不想点具体方法是比较难与之抗衡的。一个办法就是尽量详细地做笔记。笔记大概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对原文意思的理解,比如有一句话比较难懂,自己读了好几遍,想了好一会终于明白了,那就把自己的理解记在上边,注意这种笔记记的还是作者的观点,而不是自己的观点,自己完全可能不同意作者的观点。另一种是自己的感悟,比如看了某句话自己有什么感想,或者自己认为作者的观点不合理并指出问题,或者只是记上自己与作者不同的观点。

记笔记的一个误区是只记第二种笔记,即自己的观点或感想,甚至并没有实质内容的“这段话写得太好了”、“有道理”、“总结得好”,或者就专门挑毛病,抓着甚至无关痛痒的小毛病大加驳斥,这不是在读书,是在当作文评卷员,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看什么都会失真,是要不得的。其实更重要的是第一种笔记,即按着作者的思路理解文字,即使自己有不同意见,也先把它放在一边,等确定自己理解得差不多后,再去想作者的思路是否有问题,自己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或者感悟等,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想这样做笔记,那就一定要非常细致地阅读,速度自然就放慢了。另外这样的笔记对其他阅读同一本书的人也是有帮助的(相反,只记自己的观点通常没有什么帮助)。

那么可能就会有个问题,如果看一本书时发现完全没有记笔记的必要呢,总不能绞尽脑汁去想记什么吧。如果发现完全没有记笔记的必要,可能是内容非常通俗浅显或者情节特别紧凑,自己对相关内容也没有其他想法或感悟,那如果看得舒服自然可以不记笔记继续看,如果不是很感兴趣那就完全没必要继续看了,因为看这类书通常没什么收获,如果看的过程也不享受,那为什么还看呢?

总之,记笔记只是一个方法或者手段,让自己更深入地理解书中内容和得到更多收获,而不是目的,不能因为记笔记反而影响了看书的过程,那就本末倒置了。

还有一个误区,是挑书和看书过程的分离。如果是看实体书,那先挑后买最后看是很自然的过程,而且在挑的过程中基本看不到书中内容(网上购买),或者只能用很少时间大概看看(书店购买),那挑书的确是一个很有技巧性的过程。可能需要去网上搜大家的评论,大概看下目录和篇幅很有限的免费内容,或者用最快的速度判断手里这本书是否是自己需要的,这都容易让自己很累,也很难避免失误。

但看电子书不大一样,一般电子书免费内容比较多(像微信读书,基本限免前三分之一的内容,多看阅读基本也差不多。蜗牛读书是可以全文免费读的,只有时间限制。掌阅和豆瓣免费的部分比较少,但非独家的可以先在别的平台看),也不用着急尽快判断,那完全可以像正式阅读一样去看免费的内容,如果看了一部分感觉不喜欢,自然就可以排除了,如果看完了免费内容还想继续看,自然就可以考虑购买了。这样就可以剩下了挑书的时间和精力。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尽量不要在同一段时间同时看多本书。一本书不看完就不看第二本的极端做法当然是没有必要的,但如果同一时间段(比如一周)同时看超过三本书,并且频繁切换,那也是很影响看书效果的。如果因为买的书比较多(或者免费看的书比较多),就想着同时看多本书才不浪费,那又陷入贪多嚼不烂的误区中,从而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