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已经触发了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因为这涉及另一个看起来完全不相关的事情:看书。看书看的是什么?文字。我们怎么知道一个文字的含义?因为我们以前学过,现在还在我们的记忆了。那看书是在做什么?

是在修改记忆。我们只能从文字中得到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所谓的知识,只是把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互相关联一下,而文字完全无法给我们带来新的感受,所有的感受都是记忆里已有感受的重组。

那其他事情难道不一样吗?不一样。比如我吃了一个我之前没有吃过的水果,那我会有一种全新的感受,这种感受是完全不依赖记忆的。但读书得到的所谓“新”感受,都依赖于记忆。如果我没吃过某种水果,不可能通过看书来得到吃那种水果的感受,无论描写得多么生动细致。

或者这么说,看书和回忆的过程很相似,都是在折腾记忆。如果记忆就像已经褪色的美食照片,那我还折腾它做什么呢?
我好像突然就对看书没什么兴趣了。但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想通,不是那么简单。

一个问题是,知识到底是什么?我们说从书中得到了知识,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我想知识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对事实的描述(比如苹果是甜的),另一种是根据事实得到的推论(比如如果苹果从树枝上脱离,它会掉到地上,而不是飞到天上)。当然这两种都可能有问题,前者可能并不是对事实的描述,后者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得到错误的推论。

我们得到知识是为了了解世界,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我们做各种事情。

不过这好像跑题了,刚才我想的是什么。

我发现搞错了一个事情。看书并不是真的不会给人带来新的感受,这个过程不是那么简单。比如昨天我看了那部小说后,晚上的感受很奇怪,我没有任何之前有过相同感受的印象。

那如果这样说的话,是不是仅靠操作记忆,就可以产生新的感受?不是回忆里的新感受,而是当前的新感受。这可有些让人心动。我们知道通过经历事情来获得新感受不是那么容易,有些成本还很高。如果能仅仅通过操作记忆就获得新感受,那简直开了一个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这比修改陈年的回忆有意思多了。

azalea
读书就是为了经历不同的人生,去不能亲至的地方,了解不能亲身体验的经验和知识。

回复
一定程度上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