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很有必要仔细想一下我想象中的所谓美好又未知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不羡慕任何一个人的生活,但这不意味着我不想经历任何其他人的事情。我确定其他人做过我想做但没有机会、资源或者足够动力做的事情。

如果不考虑任何限制,甚至其他人也会来配合我,我想做些什么事情呢?

我想到处玩玩可是需要排到日程上的。现在我不想去其他地方玩,主要是因为我认为那性价比太低,我不想因为这个花钱。但如果不考虑经济因素,我会到处玩玩,但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失去兴趣了。也许我想去玩的地方在这世界根本不存在。实际上在梦里我经常去某些和这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玩。

其他的享受类的事情我就更不感兴趣了。我想唯一有足够吸引力的是能有一个在理性和感性上都能畅通交流的人吧,只有这样我的生活才会有质的改变。

但我想没有其他资源能让我更容易做到这样的事情,或者说并不是因为资源限制我才不会做。因为我想当然地认为不存在这样的人而放弃尝试吗?至少这是一部分原因吧。

不过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假设有这样一个人,然后呢?我是真想找到这样一个人,还是只不过随便想想?

我回忆之前的场景,和我曾经认为的知己交流的场景。不能说不美好,但即使在回忆被美化的情形,我也认为那种美好和我想象中的相去甚远。是否两个人面对面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也许是把,但未必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不同。

我想象中的美好在这世界是不切实际的,我再次确认了这一点。我希望有一个人了解我的一切,我不需要费力解释我的观点和感受。我真正感兴趣的并不是交流那些,而是有一个能完全了解我的人,同时我也完全了解对方,这样我们就都不是孤身一人了。

但实际上,连我自己也并不是了解自己一切的人,我对自己的了解也很少。我想在这世界,通过通常的方式了解一个人,一定是很浮于表面的。我根本没办法用通常的方式让别人了解我,我也很难深入了解其他人。我的想象,从最开始就不切实际。

我想象的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事情。也许我一直知道这个,但总是不想把一点点可能性抹掉,留有一丝幻想。但幻想总归是幻想吧。
我知道在另一个世界,我的幻想只是最普通平常的事情,了解一个人本就不需要语言和表情。我也知道在那里无限的可能性并不是一种比喻,而是切实存在的。我也知道我迟早会回到那里,所以我才不着急寻找吗?也许是吧。

也许事情就是如此简单,只是我不断地兜着一个个圈子。我想要的东西这世界根本没有,我也不是为了那些东西来到这里的。我知道缘木求鱼不切实际所以对那些也没有什么热情,只是因为没想清楚而有了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不知不觉中,我让我的生活承载了它承载不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