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一个广为人知的美德。但通常的美德都是对自己和别人一视同仁的,比如对自己真诚,对别人也真诚,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将自己和别人区别对待的美德,似乎仅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一条,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背后的逻辑禁不住推敲。

为了试图引出矛盾,我们直接考虑比较极端的场景。比如一个父亲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人,他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品德,自然希望他的孩子也具有这一品德,那家庭教育自然必不可少。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对孩子很严格,就有悖于“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想必他不想这么做。而如果他对孩子很宽松,孩子又如何能成为一个“严于律己”的人呢?

看起来很简单就推出了矛盾,说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像大家认为的那么美好,背后的逻辑禁不住推敲。不过且慢,这里之所以产生了矛盾,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上的,也就是如果严格地对待孩子,有助于孩子严格地对待自己。那么这个假设成立吗?

我想大家回忆一下,就会发现不大对劲。比如小时候大家可能都有类似的朋友,父母对他很严厉,他犯了一点小错就会得到严厉的批评甚至打骂,但他并没有因此就对自己很严格,反而变得很叛逆,“屡教不改”。看上去父母对孩子很严格,并不一定有助于孩子“严于律己”,甚至适得其反。那么这就涉及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教育孩子的原理或者原则是什么?

一个普遍的想法或者误解是想让孩子成长成什么样,就要像雕刻石像一样,用外力对其进行改造,当孩子符合目标就施加奖赏,反之就施加惩罚。但孩子是活的,显然不像石头一样能够任人摆布。那就可以想象这么做的父母有多难办了,就像雕刻一块乱动变形的石头,好不容易把石头抱住雕完了手,再去雕脚时发现手已经变成另一副模样,雕得没有变得快,越着急越出乱子。

那是不是说既然雕刻不管用,就要放任孩子自由成长,成长成什么样就听天由命?虽然这看上去不像好方法,但也并非不值得思考的。我们容易发现一个现象,同样是在对孩子放任不管的家庭长大的孩子,表现并非一样,具体什么样和家庭有很大的关系。比如在父母整天吵架的家庭和在父母和谐相处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即使都没有受到父母很多干预,表现也大不相同。并不是只有父母对孩子说的话才能影响到孩子,父母对每一个人说的话,被孩子听到了,都有可能影响到孩子。同样地,并不是父母对孩子做的事情才能影响到孩子,父母做的每一件事,被孩子看到了,都有可能影响到孩子。这并不是复杂难懂的道理,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受到父母言行的影响,很多时候那言行都是和孩子没有直接关系的。

那么教育孩子的原则就很明显了,做好自己,给孩子一个可供模仿的榜样。然后再来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就会发现这其中不只不存在矛盾,反倒很容易理解。

父母如果想让孩子成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人,对孩子一定是要宽松的。因为如果父母对孩子严厉,那么孩子学到的将是“对别人严厉”,正好适得其反。而父母对孩子宽松,孩子学到的才是对别人宽松。那么律己呢?也是一样的。父母自己律己,孩子学到的才是律己。律己和待人是两回事,不能通过待人来教孩子律己。这里榜样几乎起到了全部的作用。

那么这是不是看起来太简单了?父母怎么做,孩子就会自然模仿吗,如果他自己行事,或者反着来呢,岂不是又拿他毫无办法了?

这的确是一个很简化的过程。并不是父母做什么孩子都会自然模仿,比如父亲和母亲的行为有明显的对立,孩子不可能同时模仿,至多只能模仿一个。生活中我们也很容易看到言行举止和其父母有很大差别的人。

孩子在模仿父母的行为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潜移默化,一种是主动选择。或者说一种是无意识的模仿,一种是有意识的模仿。通常是从无意识的模仿开始的,比如孩子小时,父母说的话,孩子自然地尝试去模仿。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他开始有一定的自主能力,那么当他模仿父母的一种行为后感觉不舒服或者不好玩时,他就会去觉得或者认为这种模仿不好,于是很可能就不再模仿了,甚至会做相反的事情。

这里就涉及到做父母最难的一点,即做好自己。如果父母做不好自己,生活过得不舒服,情绪控制不好,思维也比较混乱,那孩子模仿时很容易就会感觉不对劲,那不是他想要的样子,于是他就得自行探索,那弯路就少不了了。而在这个过程中,父母是很难帮上什么忙的。父母越想让孩子怎么样,孩子就可能越不听话,因为孩子既不想模仿实际上并不舒服的父母,也不认为做不好自己的父母能帮上自己的什么忙,只能靠自己来探索,矛盾自然少不了。

那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其实是内在动机优于外在动机。一个人律己,这通常是出于内在动机。而一个人待人,在对方看来,这对待是一种外力,如果他借用这种力量,通常相当于作为外在动机。这一内一外,不只是角度不同,性质也完全不同。不是汽车烧油还是用电的区别,而是一个人主动跑步还是被人用鞭子抽打不得不跑步的区别。“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是强化内在动机,弱化外在动机。当内在动机足够强大时,外在动机自然就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