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最难的大概不是具体做什么,而是心安理得的心态。经常有人把特立独行当作做自己,其实是有些片面的。如果有人为了彰显自己是自由和自主的,别人让他或者希望他做什么,他就偏不做什么,那依然不是做自己,而是被束缚其中。

当一个人开始做自己时,最难处理的是因为无法满足别人(尤其是最亲近的人)而产生的愧疚。人往往是在被各种东西绑架的情况长大的,接受了种种“你应该……”、“你必须……”之类观点。一旦他开始做自己,这些就多半需要打破,但一旦打破了,就会有人对他失望。一旦他承受不了这些,开始妥协,那做自己也就遥遥无期了。

一个人只有做好了自己,才能正常维护自己和别人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打破关系并不比重建关系容易很多。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关系都是可以正常重建的。

一个人做不了自己时和别人维持的任何看起来良好的关系,都是一种束缚,会给人带来痛苦。

做自己并不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恰恰相反,只有做好自己才能合理地考虑别人的感受。

做自己是人生最重要的涵盖性课题,这是一个梦逐渐苏醒的过程,梦醒之前,一个人做的任何事情和他只有间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