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意义是个经久不衰的问题,但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很容易进入一个误区,就是沦为理论分析而无助于解决实际问题。比如一个人可能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无法帮助任何一个找不到人生意义的人。但思考这个问题的当事人很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甚至坚信自己已经得到了人生意义是什么的答案。

要想真的从实践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一个人为什么会问人生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设想有这样一个人,他酷爱画画,每次画画都处于一种高度享受的状态之中,并且可以通过卖画来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那么如果有人问他你的人生意义是什么,他的回答很可能是:享受画画的过程就是我的人生意义。

或者说人生意义的问题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他喜欢画画,并且可以一直画画,那就去这么做了,直到死的那一天为止。

那什么样的人会问人生意义的问题呢?比如一个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以维持生计的人,他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在工作之余也生活得并不理想,并且不知道怎么改变。那他就很可能会问一个问题: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那这样的生活为什么要持续下去?而这正是人生意义的问题。人生意义是什么,这是一个具体问题的抽象版本。但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回归到它的具体版本。人生意义的问题很危险,但危险不在于这个问题本身,而在于当一个人开始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已经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

人生意义问题的具体版本是:有什么可以支撑我继续活下去。那可以是任何自己认可的东西,比如一个喜欢美食的人,可能会认为仅仅享受美食就足以支撑自己继续活下去了。但如果一个人找不到什么可以支撑自己继续活下去,那靠思考是得不到答案的,他不可能无中生有思考出一个能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

解决的办法是从自己的实际生活中发现一个能支撑自己继续活下去的东西。那可能是自己已经知道但没有注意的东西,也可能是自己在开始新的尝试时遇到的新东西。

而具体步骤是先检查一遍自己现在和过去的生活中有没有能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如果找不到,那么想办法去尝试新的东西,直到找到了为止。

但这个办法的局限在于一个人可能对新尝试失去兴趣,而处于一种感觉活着没意义并且什么都不想做的状态。他可能只想要别人给他一个具体的答案,将他从水火中拯救出来,但没有人能给他这样的答案。而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那就是主动制造机会甚至强迫他进行新的尝试,知道他找到答案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