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

当我们看一个故事,或者听别人的经历时,可能经常会设身处地地想一个问题,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有趣的地方并在“我会怎么做”,而在于“如果我是他”。如果我是他,这是什么意思呢?仅仅是如果我在我的生活里经历了一件和他的经历相同或者相似的事情吗?

比如说故事的主人公在六岁时被父母抛弃,流落街头,以偷食物来维持生计。那么我想“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不会偷东西,而会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我在我现在的年龄被父母“抛弃”吗,显然不是,因为我已经不是六岁了,早已能养活自己。我是不可能回到六岁的,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我现在的一生经历一遍(类似)他所经历的事情了。

那么“如果我是他”还可以怎么理解呢?一个很自然的想法是如果我生来就是他,有他父母一样的父母,同样也在六岁时被父母抛弃。并且我要有他的性格、个性,他的优点和缺点,因为如果他没有这些,他的父母可能就不会抛弃他了。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是他的话,那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如果没什么关系的话,那我现在的想法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或者更直接地说,“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不会偷东西,而会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这是我的想法,而不是他的想法。如果我是他的话,那怎么还会有现在我的想法呢?

所以“如果我是他”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假设。一方面我不可能是他,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假设结果也完全没办法验证。另一方面如果我真的是他了(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那我就不再是我了,我的想法就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了。也就是说如果我是他,那我只会做他所做的事情,即“以偷食物来维持生计”,而根本不可能“不会偷东西,而会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因为他就是那么做的。

到此为止,这好像只是玩了一个语言游戏或者思维游戏,有趣却好像无用。但如果我们深入思考下这个问题,会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为什么会产生“如果我是他,我会……”的想法呢?而且在这个想法中,我们经常会做和他不同的选择。仅仅为了标榜自己和他的不同吗?或者说也许正因为我们认为自己和他不同,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个看起来是“设身处地”地想问题,而起点却是认为自己与他不同,至于结果,那自然就更不同了。这并不是想亲近他的表现,相反,这是一个疏远他的表现,却伪装成了亲近的样子,甚至自己也会被这个伪装所迷惑。

那么怎样是亲近他的表现呢?那要找出自己与他的共同之处,而不是不同之处。即使抛弃所有其他因素,我和他至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同为人类,有着同样属于全人类的人性。因为这个共同点,“如果我是他”这个假设才有意义(即使可能性为零)。如果我是一块石头,那么“如果我是他”这个假设就失去了意义,因为这最基本的共同点都不复存在。
“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这并非毫无意义,而是对我和他同属的人类所拥有的人性之肯定。这才是一种亲近的表现,但看起来却表现成疏远的样子,因为在其中我和他并没有产生什么关系。

更实际一些的例子,经常有人看到别人在某种处境犯罪后,想着“他就是一个禽兽,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不会犯罪”。这是一种对人性的否定,通过试图否定他身上的人性来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这样我就不会有他身上的那种糟糕的东西)。这不只是在制造两个人之间的分裂,更是在制造自己和整个人类之间的分裂,这也是在制造自己的内部的分裂,这是非常需要警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