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欲是一种非常难处理的欲望,程度和边界很难把握。并不是哪一种程度或者边界是最合适的,这和自己的能力有关,而能力并不是固定的,这要和自己的发展方向有关。

简单说,想控制什么而控制不好产生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控制了不“该”控制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能力不足。如果是前者的话,最好放手,而后者的话,最好提升自己的能力。

那怎么判断自己要控制怎么,不控制什么,就是比较核心的问题。

即使不考虑能力问题,也并不是控制一定要比不控制好。因为控制同时也会被控制,即使自己有能力控制,也会因为控制而消耗时间和精力,以及产生其他的不自由。

那看起来就可以先把问题简化一下,不考虑能力问题,把不需要控制的东西排除在外。但实际操作的话又会遇到麻烦,因为有些东西是没能力的话需要控制的,而有能力的话反而就不需要控制了。所以不考虑能力的,依然是不行的。

要就不得不先解决了解自己的问题,包括现有的能力,以及自己接下来想提升的能力。

即使了解到了这些后,问题依然不是迎刃而解的。

比如比较常见的囤积欲,这是想控制而控制不得而产生的。拿囤积书来说,自己本来想控制的是收集书以及看书两个过程,但实际上只完成了前者,那因为想控制自己看已经收集的书而控制不得,导致控制欲得不到满足而不舒服。

那要解决这个,有几个可能的方向:
1、不再囤积。
2、只囤积,但不再试图看。
3、试图看完。

这并不是三选一的事情,可以说这是三个极端,可以具体地权衡。

这三个方向,并没有严格的好坏之分,选择哪个,主要看自己现有的能力(这和做哪个更容易有关)以及自己想提升的能力(这和做哪个更有动力有关)。

这三个方向中,1 是试图不控制,3 是试图控制,2 是试图在控制和不控制之间设立明确的边界。边界也可以再细一些,比如分别控制具体囤积和看的书的数量。

那是试图不控制更容易,还是试图控制更容易呢?在这里就是说是试图不囤积书更容易,还是试图把囤积的书看完更容易呢?

看起来好像试图不囤积更容易,因为不做总比做更容易。但这是禁不住推敲的,比如对一个习惯吸烟的人来说,不吸烟要不吸烟更难的,也就是不做比做要更难的。

那很容易想到最容易的通常不是做或者不做,而是维持已经成为习惯的现状。

或者可以简化一下,试图打破习惯,无论是从不做到做,还是从做到不做,都是一种控制,即控制自己的行为。

那这三个方向可以简化成两个:
1、试图改变自己的行为。
2、在不改变行为的情况设法减少自己的不舒服。

而减少自己的不舒服依然是一种控制,即控制自己的感受,这未必比控制自己的行为更容易。

那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想安于现状,那就一定要控制。

那解决办法依然是通过了解自己来确定自己要控制的东西,包括具体边界和程度。然后循序渐进地进行空着。

囤积欲还涉及到一个特有的问题,怎么处理那些现在用不到但以后可能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