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到有人写读小说需要思考,而读社科类之类书籍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接受作者现成的观点就可以了。

如果把一本书比作奶油蛋糕。读小说而不思考就像只吃表层的奶油,而没有触及下边的蛋糕。但读社科类书籍而不思考的话,就像把鼻子伸过去闻一闻,连奶油也尝不到。

小说是能诱导人思考的,它考虑到很多人不会主动思考,所以它会制造机会让读者思考。但社科类书籍往往不考虑这些,不思考的人和思考的人,看上去在读同一本书,实际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比如一个小说家写一个自私的人,他可能塑造一个处处为自己好的人,但为他安排很多充满挫折的事情甚至悲惨的命运,那读者读到这里就很容易自然去想,一个处处为自己好的人为什么如此不幸,对自己好错了吗,为什么别人对他不好等等,继而能深入思考自私的问题。

但写自私的社科类书籍作者不会这么“好心”,他可能最开始就把自己的观点全盘托出,然后进行论证,继而将观点扩展和深化。但不思考的读者可能既没有理解作者的观点,又没有理解论证过程,最后竟然认为自己看懂了这本书。

按理说社科类书籍应该比小说更难读,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毕竟闻奶油蛋糕的味道要比吃奶油更容易。

读小说有两种沉浸的方法,一种是感受,一种是思考。而读社科类书籍只有一种,就是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