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有毅力,这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不是说因为一个人有毅力,所以坚持到了最后,成功了。而是说正因为他坚持到了最后,成功了,别人才说他有毅力。

他为什么坚持到了最后?这是有具体原因的。说他因为有毅力,所以坚持到了最后,相当于什么也没说。一个人坚持做一件事,有很多可能的原因。比如一个人每天吃饭,这是因为不吃饭就会饿,或者他喜欢吃饭等原因,而不是因为他有毅力。我们不说一个每天吃饭的人有毅力,因为这太普遍了,但很可能说每天锻炼身体的人有毅力。但每天锻炼身体的原因是什么?可能是他怕体型不好,或者喜欢锻炼等等,和每天吃饭的原因差不多。

那为什么我们说一个人坚持每天锻炼什么,而不是一个人坚持每天吃饭呢?因为不每天锻炼身体,一个人也能正常生活下去,而不每天吃饭,身体就很受影响了。我们更不会说一个人坚持每个小时都呼吸,因为如果停一个小时的话,基本就死了。

那就有些意思了。好像我们越说一个人坚持做什么事情,那个事情就越是不必要的,因为即使不做也没太大影响,所以做得人就少,所以我们才称做的人在坚持做那件事。

那所谓有毅力就是指坚持做一件没必要做的事情的现象。这看起来就不对劲了,我们把事情区分成有必要和没必要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判断这件事是不是非做不可,不做的话一个人就无法存活下去。但按照这个标准的话,大家每天做的事情,绝大多数都属于没必要的。我们需要换个标准才能继续分析下去。

一个人特别喜欢玩游戏,每天都玩,那我们通常不说他坚持每天玩游戏。但玩游戏也不像吃饭一样,是必要的事情。那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玩游戏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如果一个人喜欢做一件事,然后天天做,我们通常就不说他坚持每天做这个了。

那坚持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每天做同样的事情不一定是坚持,每天做同样的没必要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坚持。好像只有每天做一件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事情才能叫坚持。那一个人为什么要做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的不舒服会带来以后的舒服。

那所谓的毅力就是指坚持做一件当时会让自己不舒服,而这不舒服会让自己以后更舒服的事情这样的现象。那么问题就来了。是否必然有一些未来的舒服,一定要用现在的不舒服来换取?这样的换取过程性价比怎么样?不舒服持续的时间越长,性价比越高吗?

我们似乎能很容易找到如果现在舒服,以后就会不舒服的例子。比如一个小孩不学习整天玩的话,以后很可能就找不到工作了。那就是小时候舒服了,长大后不舒服了。所以为了避免长大后不舒服,就要小时候不舒服,去学习。

但这里的重要假设是学习不舒服,而玩舒服,玩和学习是有冲突的。是这样吗?有些人自然而然地认为一个小孩整天玩就会很舒服,但这么认为的人好像没有一个是小时候整天玩不学习长大的。甚至让他们具体来想下这个小孩每天玩什么,给他计划一个整天玩的十几年,他们可能就要仔细想下“玩”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类似的例子是很多人认为如果有足够的钱,不需要工作,那每天玩就会很舒服。但他几乎不会去想如果自己的后半生就是这样,那要怎么玩。甚至现在那么多有钱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有能力选择每天玩的生活,但符合人们想象的每天玩的人好像非常少。“每天玩”就像一个想起来特别好吃,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水果。

其实我们并不关心什么是“玩”,更关心的是做什么事情会舒服。大家通常会认为一个人玩的时候会舒服,但一展开“玩”就不对劲了,因为每个人认为的“玩”不一样,有人认为周游世界是玩,有人认为爬山潜水是玩,有人认为电子游戏是玩,好像没有一件事所有人都认为是玩。

那小时候每天玩,长大后就会不舒服,就变成了小时候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长大后就会不舒服。但这回好像就更没有人会说自己小时候每天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大家都清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得有能力。对大人来说尚且如此,那假设一个小孩就能随随便便每天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好像有点异想天开。另外如果真有特别之人小时候每天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什么长大后反而做不了了?有人可能会说他小时候能每天做想做的事情,是因为他父母会提供各种支持,长大后失去了父母的支持,自然就做不下去了。但问题是父母提供的仅仅是支持吗?除了支持之外,父母还会提供很多要求,除了保护之外,父母还会提供很多限制。或者说支持和要求,保护和限制,都是一体的。再溺爱孩子的父母,也不可能孩子做什么都无动于衷。或者说如果孩子做什么父母都无动于衷,那要求是没了,支持也没了,那就是放任不管了。一个人如果能在父母放任不管,没有提供最基本的教育的情况,还能每天做上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也必然是天才了。

也就是说在“小时候每天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长大后就会不舒服”,这个前提就有问题,根本不现实。

那我们换一个现实些的例子吧。比如一个比较肥胖的人,如果不坚持减肥,那以后身体就更容易出问题。所以他坚持减肥的话,现在的不舒服就会换来以后的舒服。这个好像是毫无争议的。

但是一个人肥胖,现在就舒服了吗?如果他不去减肥,在忍受现在的不舒服的同时,还要承担以后更不舒服的风险,那这样就舒服了吗?我们怎么得到的他现在坚持减肥就比他现在不减肥更不舒服的前提呢?

如果这个前提都不成了,这个例子自然也是有问题的。

那么我们就发现了一点,以后可能的不舒服也是现在不舒服的一部分,如果一个人考虑到了这一点,那就不能简单地用现在舒服以后不舒服的说法了。因为他一旦考虑到了以后可能会不舒服,那这以后可能的不舒服就会直接穿越时空,成为现在的不舒服。然后我为了让这种不舒服减少,去“坚持”做某些事情,其实并不仅仅是用现在的不舒服来换取以后的舒服,而是想办法让不舒服减少,无论是现在的不舒服还是以后的不舒服。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考虑到以后的不舒服。如果他没考虑到,自然就不会让以后可能的不舒服成为现在的不舒服,那就不会去做一些让这种不舒服减少的事情。这就是一种短视。

或者可以这样说,有毅力的人,其实是目光长远的人,而没有毅力的人,是目光短浅的人。

一个人因为目光长远,才可能考虑到以后可能的不舒服或者舒服,那他在做事情时就会把这些作为需要考虑的因素,那他就可能做出一些看起来是坚持在做的事情。当然仅仅目光长远,执行力不够也是不行的,这还涉及其他能力。

那我们就可以看到人们对毅力或者坚持的误解有多大了。他们并不是傻傻地一条路跑到黑地做一件事,就像蒙着眼睛在开车,相反,他们不仅眼神很好,而且还备用望远镜,可以看的别人看不到的远方,才会一直开下去。

如果没学会放开视野看更远的地方,只模仿有毅力的样子,闷头开车,那可能到了悬崖边上再刹车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