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认为事情可分为对的和错的,或者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如果是对的事情,即使自己不想做也必须做,如果是不对的事情,即使自己想做也不能做。他们不理解一个人可以通过思考来权衡是否要做一件事。

和这样的人相处需要格外注意。讲道理式的沟通通常是无效的。那为了避免冲突,就需要自己想办法。

比如一个简单场景,一个人让我做一件事,我思考后决定不做这件事,或者不按照他的方式做这件事。那么矛盾就会产生,他就会质问我为什么不做这件“该”做的事情。如果我和他理论没有什么事情是该做的,我是靠自己思考判断来决定是否做一件事的,那他通常理解不了,然后反复重复这件事就是该做的,不做就是不对。于是讨论就进了死胡同。

这矛盾出在“做”与“不做”之间,从这个角度看似乎矛盾是不可解的。所以要想解决问题,需要从其他地方入手。

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事情。他想要达到一个目标,然后想到一个实现方式,并且认为这个实现方式需要我来实行。那这就不只是我做不做的问题了,还涉及这个实现方式本身是否合理的问题,甚至这个目标是否合理的问题。

最常见的情况是我认为目标是合理的,但实现方式不合理,所以我不愿意做。那么我可以重新想另一种实现方式,然后和他说“这个事情交给我吧,我打算这样做,……”。如果他接受了我的方法,那么我和他之间就没有矛盾了,自然不需要再解决。如果他不同意我的方法,那么就涉及到两个方法哪个更好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可商量的,我可以再想怎样能找到一个他会满意的方法。如果实在无法达成一致,那我只能说“这个忙我帮不上”。

还有一种情况,是我认为他的目标也不合理。那这就需要再往上找,他的更根本的需求是什么,我能否通过其他方法满足他的这个需求,从而使那个目标不再有必要。如果可以,那么矛盾依然不会产生。如果我无法满足他的更根本需求,那结果依然是“这个忙我帮不上”。

那这剩下的问题就是对方可能对“这个忙我帮不上”回应以“举手之劳为什么不帮”之类。看上去这又是一个矛盾,通过常规的方法依然解决不了。

要想解决这个矛盾,依然需要把焦点从矛盾之处移开。一个简单的方法是“虽然这个忙我帮不了,但我可以做另一件事”,而那件事自然是我愿意做的事情。这里就需要看自己的经验和思考能力了。

可能有人问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直接拒绝不就可以了。如果拒绝产生不了什么影响,自然可以直接拒绝,而我说的情况都属于拒绝会产生更难处理的影响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