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中用的“a 是 b”中,“是”可能有两种含义,一种是等同,另一种是属于。比如“这个人 是 小明”中的“是”是等同的意思,“苹果 是 水果”中的“是”是属于的意思。

看上去这两种意思截然不同,但我们使用时好像没感觉有什么问题,那么是仅仅因为用习惯了,还是二者之间有某种内在关系?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a 是 b 的儿子”。这里边是“是”是等同还是属于的意思?如果 b 有多个儿子,那么“是”显然是属于的意思。但如果 b 只有一个儿子,那好像“是”可以是属于也可以是等同的意思。

那么二者的关系就比较清晰了,我们可以用数学里的集合来理解。“a 是 b”中 a 是一个元素,b 是一个集合,“是”代表元素在集合之中。如果 b 中只有一个元素,那看上去就不需要那个集合了,b 就从集合变成了集合中的元素,“是”的意思就变成了等同,这是一种简化。但实际上我们不需要做这种简化,那“是”就可以只代表属于的意思。或者说等同是一种特殊的属于。

然后我们再看“存在”的含义。通常我们用“a 存在”或者“a 存在吗”这样的说法,看上去是否存在好像是 a 一种属性。但明显不是,因为如果 a 不存在,那就根本没有 a 这种东西,它怎么会有属性。

实际上“存在”是一种关系。“a 存在”的意思,是“a 存在于世界之中”,它表达的是 a 与世界的关系,即世界包含 a。

但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如果 a 不存在,那我们说的 a 是什么东西,这好像自相矛盾。但是如果我们把 a 看作集合就没有这个问题了。a 存在说明 a 中是有元素的,a 不存在说明 a 是空的。

那这样的话,“a 存在”的完整含义就是:a 集合中是有元素的,这元素包含在这世界之中(或者说 a 是世界的子集)。

有些人可能认为这含义冗余了,“a” 既然有了定义,或者 a 集合既然不是空的,那么 a 或者 a 中的元素就是存在的,“a 存在”中的“存在”是多余的。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比如“1 存在于整数之中”,这句话的意思是 1 集合非空,该集合是整数的子集。那么我们单独说“1”没有问题,但说“1 存在”就有问题了。因为我们说“a 存在”的意思是“a 存在于世界之中”,而“1 存在于世界之中”就有问题了,至少有很多人认为数字并不是世界中的实体。

或简单说,如果我们说“a”,那 a 只要是任何集合的子集都可以,但如果说“a 存在”,那 a 必须是世界的子集。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是”和“存在”,就会感觉有些意思。二者都是一种包含关系,“a 是 b”的含义是 a 是 b 中的元素,而“a 存在于 b” 的含义是 a 是 b 的非空子集。二者好像说的是一回事。那为什么我们必须认为“a 是 b”中的 a 是元素而不是集合?如果这里的 a 也是集合,那“是”和“存在”就是一回事了。

这样的话,“苹果 是 水果”中,苹果是一个集合,水果也是一个集合,“是”表明苹果是水果的非空子集。“这个人 是 小明”也一样。

那么我们就完全统一了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关系的“是”和“存在”了。

但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关于这个世界本身。当我们说“a 存在”时,就已经假设这个世界存在了,但“世界 存在”是什么意思?世界是怎么存在的?

这样我们就不能仅仅用集合的包含关系来解释“存在”了。因为得先有集合,有了集合才能说集合之间包含或者不包含。集合是怎么来的?

这个就涉及到“存在”的更深层含义。

实际上仅靠思考的话,我们就弄不清楚更深层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但它不能再是一种关系了,也不能是一种属性,而更像是一种更内化的东西。

思维有一个重大问题,依赖次序。这次序不只是指时间顺序,比如在数学就就不大需要时间顺序。

我们思考哲学问题当然会遇到时间问题,比如当我们问“这世界是从哪来的”时,其实就已经假设时间存在了,这问题的前提就不成立。

但即使我们想尽办法避免时间的影响,依然会受到思维本身的次序问题影响。

比如因果关系就依赖次序,即使我们说因果同时发生,摆脱时间的影响,那因果之间还是有次序的。因在果只前,在前不是指时间上更早,而是次序上更前。

我们无法设想怎么不依赖次序思考问题。

但“存在”的深层含义是没有次序的,或者说次序和时间一样,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我们不能没有次序地思考,那就完全理解不了没有次序的世界是以怎样的形似存在的,更无法涉及更为本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