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留意自己平时的念头,可能会发现自己经常做某些评判,比如:

1、今天天气真好。
2、这里的景色太美了。
3、这个苹果好难吃。
4、这个人好讨厌。

我之所以说这些念头是评判,是因为它是建立在因人而异的主观判断标准上的。比如我喜欢雨天,就可能在雨天说“今天天气真好”,但一个不喜欢雨天的人,不会认同我的这个观点。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些评判是完全合理的,有什么必要让自己做到不评判呢?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自己负面的评判会将自己卷入到负面的氛围(或者说低频率)中,继而自然产生生气或者嘲笑的负面反应,影响自己的情绪,也很容易产生更深远的负面影响。另外即使是自己正面的评判,也会助长自己的傲慢或者自以为是的心理或者行为。

试图做到不评判会面临两个主要阻力:

1、自己可能在通过评判来得到欲望的满足,那么将面临欲望需要被持续满足的阻力。
2、当评判已经成为习惯后,习惯自身也会成为改变的阻力。

当第一个阻力存在时,通常不适合做不评判的努力,因为很可能效果不佳甚至适得其反。更有效的方法是先解决背后的问题,合理去除通过评判而满足的欲望。难易程度因人而异。

而第二个阻力可能通过持续的练习被弱化直至消解。

具体练习需要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做起。

第一步可以试图将评判改为对事实的描述。拿上文的四个评判来说,可以做如下转换:

1、今天天气真好。-> 我喜欢今天的天气。
2、这里的景色太美了。->这里的景色让我心旷神怡。
3、这个苹果好难吃。->我不喜欢这个苹果的味道。
4、这个人好讨厌。->我不喜欢和这个人相处。

转换结果并不是唯一的,但需要满足的是符合事实,尤其是符合自己的真实感受。

可以看到这四个转换结果有一个共同特点,“我”参与了进去。因此这些观点不再具有普适性,这即打破了观点的评判性。

如果已经做到了或者大致做到了第一步,可以继续尝试第二步,即停止对事实进行语言描述。

比如我在吃一个苹果时,想“我不喜欢这个苹果的味道”。如果这确实是如实描述,那说明在我产生这个想法之前,“我不喜欢这个苹果的味道”已经是事实了。而自己的这个想法只是将已有的事实复述一遍,这不仅是没有必要的,也会强化这个事实相关的能量。比如在这个场景中,该复述就会强化讨厌的能量,这会对自己的情绪产生负面影响。

可能有人会认为,复述正面的事实是有必要的,并且会产生正面结果。比如当自己想“这里的景色让我心旷神怡”时,便强化了自己的正面感受。但实际上,自己并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强化正面感受,只需要持续地感受场景即可。当自己产生这个事描述时,自己已经从场景中抽离了出来。并且如果自己不改掉复述事实的习惯,那这习惯会同时作用到正面和负面事实上,难以精细控制。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没有别人询问自己的感受或者自己需要记录自己的感受之类场景,自己并不需要用语言复述事实。我快乐的时候,并不需要想“我现在很快乐”,我伤心的时候并不需要想“我现在很伤心”,直接感受或者试图改变当前感受即可。我们甚至不需要去判断什么是正面的,什么是负面的,不需要判断自己当前情绪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因为这同样是对事实的一种复述。

如果能做到这些,或许就能达到不评判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