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我们经常主动或被动接受来自互联网的大量文字信息(也包括来自图片、音频和视频中的文字)。在获取这些信息的同时,我们常常自动开启评判过程,比如在看完一段文字后,心里想:

1、这段写得真好。
2、有道理。
3、作者观点太极端了。
4、毫无逻辑,漏洞百出。

当自己在这么想时,评判已经在进行了,但往往因为已经习惯了,我们难以意识到这一点。这样的评判,尤其是偏向负面的评判,很容易将自己的情绪拉往低频,并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

但同时,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实用的练习不评判的方法,依然分两步进行。

第一步,经常检查自己获取文字信息过程中自己的想法,识别出评判内容,并将其修改成对事实的描述,比如:

1、这段写得真好。->阅读这段文字让我感觉很舒服。
2、有道理。->我认同对应文字所阐明的道理。
3、作者观点太极端了。->我不认同对应文字的观点,对我来说很极端。
4、毫无逻辑,漏洞百出。->我不认同对应文字中的逻辑论述,并且认为其中存在逻辑漏洞。

需要注意的是,出现在事实描述中的最好是“文字”而不是“作者”。

如实描述不意味着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比如“我不认同对应文字中的逻辑论述”,未必说明文字中的逻辑真的存在缺陷,也有可能是自己没有理解。

第二步,当自己能识别出所有或者大多数评判过程,并且能将其转换成事实描述后,再试图将事实描述去掉。

原因依然是事实描述只是将已经存在的事实复述出来,并没有必要性。比如看一篇文章时,当我产生“我认同文字所表达的观点”的念头之前,我已经认同了,并不会因为我产生这个念头而有所变化。除非有人问“你同意这篇文字的观点吗”之类问题,这样的事实描述是不必要的。

当自己阅读喜欢的文字时,可以多读几遍,或者仔细感受,而不需要通过产生“我喜欢这些文字”之类观点来强化感受。当自己阅读不喜欢的文字时,可以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立即停止阅读,继而做更喜欢的事情的方式来切换注意力,而产生“我不喜欢这些文字”的观点只会让自己再次回味那种不喜欢的感受。

对图片、音频、视频中文字的处理方法类似,但更加困难一些,因为它们中的非文字因素很容易直接通过自己的感官影响情绪。我们可以控制文字解读的过程,但几乎无法控制图片、音频、视频中非文字信息的解读过程。比如当我们看到一幅血腥或者暴力的画时,很容易自然产生恐惧情绪,这个过程是很难通过有意识的干预来消除的(除非完全克服对应的恐惧,但很多时候恐惧是有必要的,它会对身体产生保护作用)。

同样地,如果一段文字是对一幅暴力或者血腥画面的描述,那即使我们能控制文字的解读过程(不对其含义进行评判,亦不进行事实复述),但依然无法避免解读结果对自己情绪的影响,这同样是不需要特别处理的。

如果能做到对各类文字信息不评判,那可以有效避免自己被各类网络平台和大众媒体的负能量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