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留意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评判,并且将发现的评判改成事实复述,就很可能发现如果不评判的话,话有点不会说了。

比如当我自然而然在心里感叹“真好”时,意识到这是一个评判,那怎么把它改成事实复述呢?可能是“我对情况很满意”。这明显不是一个日常用语。我找不到一个可用的日常用语。

再比如:

1、今天心情真好。->我对今天的心情很满意。
2、这么麻烦。->这场景对我来说有些麻烦。
3、太好吃了。->我太喜欢这个味道了。
4、不错。->我对这个情况满意。

几乎每一个评判性的日常用语,都无法自然地转换成复述事实的日常用语。这会给开始练习的自己造成不少麻烦,甚至需要想一会才能想到怎么转换。好在一旦习惯了,速度就快很多了。

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充斥着很多评判,它们常见到融入进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形成了习惯,难以察觉。反过来说,当自己改变了评判的习惯后,自己得到的改变也是巨大的。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把评判转换成事实复述这么麻烦,而且下一步还要把事实复述去掉,为什么不一步到位呢?

一步到位是更难的。这不仅涉及习惯改变,还涉及能量转换。比如自己在感叹“真好”时,这句话是蕴含能量的,如果我只把这句话去掉,让自己不说这句话,那能量不能凭空消失,如果又没有别的地方去,那就很难处理,结果就是自己做不到不说这句话。而如果转换成事实复述,能量就会蕴含到另一句话中,阻力会小不少。继而我可以缓慢地将能量从事实复述中抽离(不直接从评判中抽离,是因为评判的负面作用远大于事实复述),直到不再需要事实复述。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