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当我们对这个世界有更多了解时,可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疑问和情绪,而难以平静下来。比如为什么世界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人们在互相伤害?为什么人们甘心被奴役?为什么那么多人自甘堕落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为什么大家不能齐心合力打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等等。

如果一个人不能合理地处理这些疑问,那也许很快会从所谓的“觉醒”状态变为另一种沉睡状态,对自己和他人的成长无益,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灵性陷阱。

当我们试图回答这些问题时,很难意识到这些问题本身的不合理。很多时候,提问比回答更重要。一个不合理的问题,是很难得到合理的答案的。

拿第一个问题来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个样子?”我们会发现,“我”并不在这个问题之中,就像我处于这个世界之外,像上帝在审视这个世界一样。那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得先搞清楚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什么。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在这个庞大又复杂的世界中,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生命,所以这个问题是否体现出自己并不重要。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误区。

如果换一种问法,我们就能立即意识到“我”的重要性。“为什么我要选择这样的世界?”

这个世界固然不是我一手打造出来的,不是我制造出来的各种问题,而且很可能我也没有能力解决各种问题。但是,是我自己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必有其目的。

所以,“为什么我要选择这样的世界”这个问题是出发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直接会影响甚至决定自己的行为。

同理,开篇的其他几个问题也需要做类似转换:

为什么人们在互相伤害?->我怎样从别人互相伤害的过程中学到和做到不互相伤害?

为什么人们甘心被奴役?->我怎样才能做到不被奴役?

为什么那么多人自甘堕落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我怎样做到不自甘堕落被别人利用?

为什么大家不能齐心合力打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我怎样才能和别人合作来齐心合力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这些问题需要问别人吗?不,需要回答这些问题的是自己,需要做选择的也是自己,可以说这些和别人几乎没有关系。

可能有人会说,自己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因为自己的能力太有限,甚至要解决温饱问题就已经很有挑战性了,自己完全不清楚要怎样能做到以上这些。

那么要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

每个人都推动这个世界往前发展,这一点是没问题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推动这个世界往同一个方向发展。

我想这个不大好理解。我们先从个人说起。我们知道我们有自由意志,我们可以在众多可能性未来里选择一个,就像从一张菜单中选一道菜作为午餐一样。其他人也一样。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的选择都会汇集成同一个未来。我们会吸引那些和自己所做选择更兼容的人,汇集成一个共同的未来。

简单说,选择爱护环境的人们,会选择一个更爱护环境的未来,而选择破坏环境的人们,会选择一个破坏环境的未来。当我选择爱护环境时,并非只有我一个人这样选择了,而是很多人这样选择了,并且因为大家有共同的意向,所以选择了一个共同的未来,而在这个未来中,破坏环境的人更少。

这样的话,大家还会认为自己的选择无关紧要吗?每个人的选择,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自己所在世界的未来,而不仅仅是自己的未来。

为什么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个世界的很多问题?因为我们需要看到这些问题,并且从自身做起,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需要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但要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当自身问题解决后,我们就不再需要这个世界的对应问题,因此,这个问题会从我们的未来消失。

相反,如果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外在世界,而无视自身问题,那问题将一直存在,甚至慢慢恶化。

当自己做更好的自己时,自己所在的世界也会变得更好,因为不只一个人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如果你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那么从自己开始吧。不需要关心“为什么别人xxx”,不需要谴责别人的行为,这些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原因在自己这里。

如果依然不能接受这个世界的现实,可以想象这个世界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训练场,自己需要通过认识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当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这世界的问题便不再必要。当自己已经不再认为这个世界存在问题时,这训练也就结束了。这是重要的一课。

我想很多人会认为这是自欺欺人。因为纵观几千年的历史,悲剧反反复复地重演。即使自己做最好的选择,和志同道合的人“推动”这个世界往最好的未来发展,也无法改变历史的规律。谁会相信短短几十年就会有重大的改变?

这里先不考虑我们对历史的理解是有重大误解的这一点。但很难否定一个事实,这个世界总有一些过得幸福的人,即使其他地方已经开始了世界大战。

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是自己选择的训练场不假,但并不是仅仅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就像一个健身房不只有一种器材。我可能在健身房只使用跑步机,其他器材是我不需要的,但我不能要求老板把其他器材全部扔掉,因为其他人在使用。

就像我不需要这个世界发生的战争,但有一部分人是需要的,所以我不能要求地球为了迎合我的需求,扔掉所有战争。

但是我能做到不被我不需要的东西影响。当我不再认为世界中的某些现象是问题后,就不再会受到影响。同时,当越来越多人不需要那些现象时,那些现象就会越来越少。就像当越来越多去健身房只使用跑步机时,老板就会把其他器材替换成跑步机。

因为互联网和各种媒体的影响,我们我世界的认识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仅仅在几百年前,一个人很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同一个村子,他不需要关心也无法知道其他国家在发生什么,不需要担心地球对面发生的战争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影响,属于他的全部世界只是很小一片地方。

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知道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在发生什么。但是那些事情真的和自己的日常生活有关吗?各个国家之间的联系确实比几百年前更紧密了,但能真正对自己日常生活造成影响的事情依然很少。很多人只是把自己卷进各种各样影响不到自己的事情上,徒增烦恼。就像以前健身房是有隔间的,我只能看到自己用的跑步机,不清楚其他区域在发生什么。现在都打通了,我可能看到其他的健身器械每天都做发生各种故障,但这和我有关系吗?我不需要被这些影响,我也没有义务去修别人的健身器械。

如果能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不再关心影响不到自己的各种国家和国际大事,那么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依然是很小的。自己所在的城市可能很大,但自己会去的地方也许只有几条街。即使仅仅是改变一下自己经常去的餐馆,自己的生活都会产生很大变化。想清楚自己世界的边界后,就会意识到自己对自己世界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如果想做更好的自己,从现在开始,减少直到不再关注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东西,包括各类媒体的各种新闻,网络上各种消遣资料,伪装成知识的各类思想垃圾等等。把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搞清楚自己世界的边界。当自己改变时,自己所在的世界会随之改变,这改变可能是翻天覆地的。

展开一下我对历史的一些理解。我们所能查到的历史,很多都是对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某个皇帝哪年登基,朝廷中各方面势力怎么争斗等等。还有一些事情,主要是战争、自然灾害之类影响广泛的事情,虽然会影响很多人,但这影响在一个人一生所占的分量依然很小。比如一个人经历了一场两年的战争,这两年时间在他整个人生所占的比例是很小的,但因为这场战争,我们可能认为他一生都是悲惨的,而实际上在其他时间他可能很幸福。

即使我们能查到的历史完全是真实的,根据这些来猜测当时人们的生活,依然会被严重误导。考虑到很多历史可能是被篡改过的,参考价值就更小了。

我们现在在媒体看到的新闻也是一样。如果根据这些新闻,来对我们的世界产生一个缩影,那这缩影是非常失真的。即使不考虑很多假新闻或者误导性质(比如把注意力放到负面因素上)的新闻,真正会受这些新闻中的事件直接影响的人也是少数的,他们的生活,代表不了所有人的生活。通过媒体,我们是无法有效了解这个世界的样子的,那只是我们被告知的这个世界的样子。

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通过这些失真渠道了解世界,避免形成一个对这个世界先入为主的扭曲印象。

了解世界最可靠的方法是亲身体验。全中国人民幸不幸福,这个我们没有靠谱的渠道能了解到。但经常和自己打交道的人是否幸福,我们是容易知道的。那些一辈子都不会和自己有接触的人过得是否幸福,真的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吗?并不是说我们要对陌生人的生活漠不关心,而是说我们要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具体生活中,而不是活在一个由媒体和其他人观点构建的一个假想世界中。

当我们能过得更幸福,就自然会更多地接触到生活中幸福的人,一个人一辈子又能在现实生活和多少人产生交集呢?而这些幸福的人,足以共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网络世界是另一个假想世界。我们可能会感觉其中的每个人有喜怒哀乐,就像现实生活中一样,进而认为网络世界是现实世界的缩影。

但实际上大不相同。网络世界有一个很大的物以类聚的特点。有共同特征的一类人,会从各种地方聚集到一起。简单说,一个不快乐的人,在网络世界会遇到很多不快乐的人,他可能就会认为全世界的人大多是不快乐的。同样地,一个快乐的人,在网络世界会遇到很多快乐的人。会遇到怎样的人,不取决于别人,而是取决于自己。当自己变得更幸福时,就很容易在网络世界找到更幸福的人。

所以,如果网络世界已经对自己产生了负面影响,让自己认为这个世界很糟糕,甚至一无是处。那要意识到这主要是自己的问题,这网络世界并不是现实世界的缩影,可以从网络世界走出来,看一看自己周围的现实世界是怎样的。

网络世界并不是一无是处,不需要敬而远之。可以说网络世界的运作方式,是现实世界的加快版。现实世界中也是物以类聚,但因为人们对稳定生活的需求是很强的,即使生活中存在一些问题,也容易维持现状。

但网络世界并不是这样,一个人不喜欢一个圈子,可以随时退出,然后加入另一个圈子。所以很快就会形成物以类聚的结果。如果自己喜欢在网络上接触的人,那会提升生活的幸福感。如果相反的话,并且很难找到能让自己感觉舒服的人,那就要考虑自身的问题了(要想别人对自己友好,首先要自己对别人友好)。那远离网络世界很可能是更好的结果。

还有另一个利用网络世界的方法,是反其道而行之。比如一个生活幸福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很难遇到有负能量的人。但如果偶尔遇到一个,还是可能让自己很不舒服。如果他想在这方面提升自己,那在网络世界找到有负能量的人,要比在现实世界容易得多。所以自己可以在网络世界找到各种各样的人,来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这很可能要比在现实世界更高效。

如何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是一个重点。基本原则是将问题具体化,并拆分成可单独处理的各个部分。简单说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里最忌讳的就是小事化大。比如最初问题是自己感觉工作太累,休息不好。如果他把问题归结为公司的问题(比如老板剥削员工),为城市的问题(比如这个城市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甚至为国家或者整个世界的问题(比如这是阶级利益问题),那就没法解决了。当一个人认为自己遇到的问题没法解决,那就很容易会怨天尤人,然后情况继续恶化。

而更合理的办法是把该问题具体化。比如自己感觉工作太累,休息不好,那就要先弄清楚在什么时段工作累,比如是上午还是下午,是正常时间还是加班时间,以及自己在做哪部分工作时感觉最累,等等。休息不好又是什么时候休息不好,是晚上睡不着,还是能睡着但做噩梦,或者是白天没有空闲时间可以休息,等等。把这些问题想清楚后,再根据严重程度排序并逐一处理。比如最严重的如果是白天没有可供休息的时间,那就要想怎么能空出一段可以休息的时间,自己一定要把事情排得满满的吗,能不能时不时休息一二十分钟?

如果自己真的想解决问题,而不是只想抱怨一下或者为自己找些借口,那就一定有办法能解决,即使不能全部解决,至少也能解决一部分。而其中一部分的解决很可能会有利于其他部分的解决。这样很可能慢慢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样解决问题太慢,如果有一种一劳永逸的办法可以快刀斩乱麻,然后生活立即大变样就好了。但问题往往不是一天之内产生的,而是慢慢累积出来的,同时也很难一天之内被解决。不能说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但即使有,这样的办法也更难,基本上属于可遇而不可求,而且代价也太大。

很多搞灵修的人有这样的幻想,比如看了某份资料后自己会恍然大悟,或者在进行某次冥想后自己会变得和之前截然不同,或者练习某些神秘法则和定律之类后豁然开朗,从此之前生活中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可以说这是在逃避问题,而不是在解决问题,往往会事与愿违。恍然大悟确实会有,高峰体验也确实会有(在那一瞬间可能确实感觉所有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但这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回到现实生活后,一切依然继续,虽然如果思路和心态有较大变化,更有助于解决相关问题。

人是一步一步成长的,绝对没有一步登天的方法,任何人都没有。如果有人说有,那一定要仔细思考其背后的动机。如果有人说某一个具体方法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并且并没有说谎),那也很可能是只能解决他自己的问题(比如他的其他问题都已经在更早之前解决完了,只剩下一小部分),而不是每一个人的问题,要具体分析是否适用于自己(很可能不适用)。

可以以某人为榜样,但不要崇拜任何人,那会让自己迷失,而无助于解决问题。如果一个人确实有“资格”被别人崇拜,那他绝对会想办法避免自己被崇拜。反过来说,只要一个人被不少人崇拜,那他一定是没有“资格”被崇拜的,或者说他自身的问题依然很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避免被某些表面现象迷惑。

最强大的力量永远来自于自己,如果自己能自由使用某一部分力量,那么那份力量本身便属于自己,而不是任何其他人赋予的。如果有人试图给你力量,并且让你感受到自己力量匮乏,而需要从他那里汲取能量,那么要格外小心,这不是帮助,而是一种控制。

思想也是一样,如果一种思想让你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弱,而认为对方的力量很强。那么这种思想很可能会控制你。他可能会说是在帮助你,但控制绝不是帮助。

不要相信有任何救世主,所谓的救世主,真实面貌是控制狂。没有人能拯救这个世界,但有人可以控制这个世界,可能以拯救的面貌出现。最可怕的控制,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被控制,而会感觉自己很自由,实际上却丧失了所有的自由。

如何识别自己是真自由还是被控制,并不是很容易。但可以说,在我们这个世界,是没有完全的自由的,无论怎样努力,达到怎样的境界,都是如此。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是完全自由的,那就要格外小心了。因为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受限的领域,这限制属于这世界的一部分,任何人都无法跨越这限制,除非离开这里(即使他有能力随时离开这里,但只要他还留在这里,就依然受限)。但我们可以跨越自己给自己准备的限制,也可以跨越别人给自己施加的限制,我们可以越来越自由。如果自己能够清楚是什么在限制自己,并知道怎么突破这个限制,那么自己通常还没被控制。也许这个世界中没被控制的人是少数。

但限制并不一定是坏事,它可以让我们的注意力更集中。就像从五道菜中选择一道自己最喜欢吃的菜,要比从一百道菜里选择要容易很多。我们要善于利用限制,可以直到某个限制已经阻碍到自己的成长时,再突破限制。过早地突破限制,很可能对自己来说弊大于利。在知识层面也是如此,真相并非知道越多越好,如果知道了自己驾驭不了的真相,很可能适得其反。

我认为一个处于世间的人可能存在三方面的基本问题:不够了解自己、不够接受自己、思考能力不够强。基本所有其他问题都是由这三个基本问题导致的。这里的“问题”是指它会在一个人的生活中导致麻烦,如果不解决,就会持续下去。可以认为这是每个人都要解决的,但程度因人而异。

当这三个基本问题解决后,可以说他就不需要再解决自己的问题了,那么成长将会仅以提升某方面能力的方式进行。因为每个人的个性不同,感兴趣的能力也不同,成长的方向也会截然不同。比如创造力是一大能力,它可以在很多活动中得到提升,比如音乐、美术、文字创作、工程设计等等,选择在这个方向发展的人,可能在轮回的早期就有相关偏好,并且很可能不断选择和这些领域有关的一生。

粗略地概括,一个人可能有这几大成长方向:创造、探索、研究、教导、医疗、管理。这些方向都贯穿整个轮回过程,而且到轮回结束也会继续发展。

创造,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音乐、美术、写作、设计等领域,特点是“无中生有”,当然实际上也会有很多素材来源,包括自己的灵感。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涉及的领域就更复杂多样,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被创作出来的。

探索,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科学的各个分支的探索、探险家的各类探索、各行各业商业模式的探索等等,许多地方都需要探索,甚至人生本身也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可供探索的领域就更复杂多样,所有被创造的东西都可以被探索。

研究,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科学的各个分支的研究,各行各业的研究领域等等,可以说研究是探索的后继。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和探索一样,可供研究的领域更复杂多样。

教导,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老师、家长的家庭教育、公共教育、教育相关书籍写作等领域。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可以施展的领域更加广泛,几乎所有方面都有教育的身影。

医疗,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各类医生、护士、心理学家和医药等相关方面的专业人士等领域。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可以在更广阔的领域施展技艺。

管理,在我们的世界主要体现在公司、组织、政府等机构的管理和领导相关领域。轮回结束继续发展的话,可以继续施展管理技能。

也许还有更多大方向,这几个仅是例子。一个人可能只选择一个方向,也可能选择多个方向并行发展。我们在这些方向的发展对以后来说都是非常有用的,它们直接决定我们能做什么事情。这些也往往是灵修相关人士容易忽略的(因为通灵信息源通常都是专注在教导或者医疗相关领域的,其他领域的很难接触到)。当我们专注在解决自身各类问题的同时,也不妨想一想自己更喜欢哪些领域,为自己做一个更长远的计划。也许这样一想自己就更有动力了。

这里顺便提一下很多专注在灵修领域的人可能会看不起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比如看不起音乐家,想“音乐作得再好,自己生活得不快乐,有什么用呢?”。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身心灵方面的成长固然重要,但各个领域的专业技能同样很重要,这和自己的长期发展有直接关系。如果一个人身心灵发展得很完善,却没有一个擅长的领域,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做或者能做什么事情,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学,那同样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这些能力都是在轮回过程中逐渐提升的,需要足够重视。

很多资料都把地球形容成一个比较初级的学校或者训练场,甚至把它形容成一个监狱,困在里边的都是婴幼儿甚至低能儿,以至于很多人想着奋力闯出去。可以说这样的形容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地球并不是一个初级学校或者训练场,也并不是一种监狱,虽然某些人可能会有类似的感觉。

仅从密度上讲,地球上的人类基本属于第三密度(密度这个概念比较混乱,这里使用《一的法则》之中定义,可能和其他资料不统一),的确不高。但并非只有第三密度的灵魂才能在地球得到成长,实际上很多第四、五、六密度的灵魂依然会在某些阶段选择来地球补补课,弥补自身某些方面的不足,这些课程可能是在他们的密度甚至其他地方都很难进行的。

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尽力从地球逃出去。如果地球让自己感觉很不舒服,那说明自己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这一般会直接导致自己被“困在”地球,难以离开,即使可以离开,这些问题依然需要被解决,也许在其他地方解决的效率更低,体验更差,未必是更好的选择。

而同样地,如果在地球解决了自身的各种问题,自己周围的世界也会很美好,即使覆盖不了更大的地方。

对轮回来说也是如此。结束轮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有意义(也不用太执着于这一生是否是最后一次轮回之类)。如果某些问题在轮回中没有得到解决,即使轮回结束了,也依然需要继续解决,而且可能因为这些问题招来很多麻烦。轮回结束的灵魂,也并非比还在轮回的灵魂更加高等,每个灵魂在轮回结束所能达到的程度不同,可以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成长方式的选择,而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毕业”。

可以认为结束轮回的主要“硬性指标”是宽恕别人和宽恕自己,如果程度不够的话,即使自己想结束,也会被自己(而非被别人)困在里边(可以称这个是业力的作用)。做到足够宽恕要比看上去难很多,可以说每一个做到的灵魂,都会留下一路心酸历程,以后都有的回忆了。每一个能做到的人,应该都会清楚自己已经做到了,如果不确定的话,基本就是没有做到,这个不需要问别人,更不需要证明给别人。

成长到一定阶段,一个很大的陷阱是陷入到善恶对立的争战之中。无论是站在善(或正义、光明、正面等)的方面还是站在恶(或邪恶、黑暗、负面等)的方面,都是如此。这不局限在地球,也不局限在第三密度。这陷阱可能会让自己长期迷失方向,导致成长严重受阻,是需要格外注意的。如果自认为自己从地球毕业了,甚至从轮回毕业了,然后参与到善恶之争中,这基本都是得不偿失的。

要继续成长,就不能站队善恶任一方,然后才能看清楚继续成长之路。

可能有很多人到了那个阶段,会很自然地站队到善的一方,并认为这是在帮助大家。但善恶之战是永无止境的,而且直到自己能不再站队,才真正有能力帮助善恶任一方,否则只是为这场战争添火加药,并很可能把自己困住,而事与愿违。

帮助善恶之战任一方的方法,不是让某一方赢,而是把他们拉出战争。并不是其中所有人(灵魂)都能被拉出来,就像并不是所有轮回中的人都能被拉出来一样。所以这帮助也仅仅是一个辅助作用。

这就回答了很一些人的这个疑问,为什么更高密度的灵魂不解决低密度灵魂之间的善恶战争问题。他们一直在解决,但并不是帮助其中一方(就像帮助我们也不是直接把我们拉出地球或者拉出轮回一样),否则会让战争更加剧烈。这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解决的,需要身处战争中的每一个人共同努力,这战争是旷日持久的。避免自己被卷入到这场战争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