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走出家门,到大街上或者各种商城店铺旅游景点工作娱乐场所,很容易感受到这世界还是我们熟悉的世界,可能从我们记事以来一直如此。的确过去几十年我们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仅仅不到十年之前,我们不会看到公共场所有多少人紧盯着手机,我们现在在网络上看到的很多东西,也是仅仅几年之内诞生的,它们已经充斥着很多人的生活。

我们的生活一直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但我们往往不认为这是多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我们会同意生活的实质并没有改变。比如上学、工作、成家、退休、养老这一系列流程并没有太大变化。

如果让我们预言一下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的未来,很多人可能会认为那时的手机要比现在的更加强大,会认为人工智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有些人会开始担忧人工智能开始显著地影响了人类的工作,也有人开始认为人口老龄化已经会产生连锁反应等等。但大家通常会认为上学、工作、成家、退休、养老这个流程依然没有太大变化。

简而言之,现在的一切都看起来很平常、平淡、平静。虽然时常有吸引人的热点新闻,但很少有人会认为短短几年之内,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大事情,每个人都会被卷入其中,并且被深刻地影响到,没有人是旁观者。

有时我也会想,我可以假设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或者假设我知道的东西都是别人编造的,这样平静的世界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自己步入老年。甚至我也试图说服过自己,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知道现在我依然可以做这些事情,因为在我看来,这可能性依然存在。但这可能性持续变小,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不再可能认为这可能性依然大于零。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最近三年要做些什么,之前是想最后五年,但感觉那后两年很可能不是我现在所能自由安排的。我甚至不知道最近三年我能否可以自由安排。我已经不清楚接下来的多长时间是我可以自由安排的了。今年下半年,我想没有问题。明年一整年呢,也许会发生一些事情,但应该不会对我产生实质影响。再之后呢,很难说。

之前,当我走出家门,或者在网络上的主流媒体或者主流社区闲逛时,总是感觉像来到另一个世界。也会产生类似的想法,“看吧,这个世界不是依然很正常吗?谁会打破这种正常呢。”那种感觉有些奇怪,就像自己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切换的时候感觉到某种戏剧性。

但现在,我的感觉变了。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看着非常灿烂的花朵,无论它现在多么灿烂,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枯萎了。我并不是说这世界看起来像花朵一样美好,而不久之后它就会枯萎了。更多的是一种感伤的感觉,有些像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相处了很久,最后马上要分开的感觉吧。

或者说我已经不能再假设这世界依然会像之前那样发展下去了,虽然我还没有否定这种可能性。这改变对我来说有些措不及防。就像一个人还没意识到这世界可能会发生某种重大变化之前,可能总盼望着明天的新闻出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能吸引多数人注意的前所未有的东西。但如果他真的意识到会发生某种事情,他反而会想现在的生活真的就会这样结束吗?几十年按部就班的生活真的会被完全打破吗?每天生活在其中的房子,听的歌,看的视频,上的网,吃的东西,出去玩的地方,所有这些真的会全部成为记忆吗?

我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变化,也没有想好这两三年要做些什么。我最近几年都在过“不正常”的生活,但现在很可能只有两三年“正常”的生活可过了,或者至少假装在过的“正常”生活。

以前当我看到有人沉溺于生活琐事中,并且被自身的问题搞得很不舒服时,总有一种想唤醒他们的想法,想告诉他们除了生活琐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但我也知道我叫不醒他们,甚至即使有个别睡得比较轻的人被我弄醒了,我也不确定接下来要怎么办,我已经不想一对一地帮助任何人了。我尝试过一次,用一整年的时间帮助一个人,留下几十万字的聊天记录,整个过程我心力交瘁。我知道她很努力,我也很努力,而且我们都得到了一些成长,但人的成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无能为力。因为我知道以为现在的能力,依然无法很好地帮助别人,所以我把主要精力放在身上成长上。

现在再遇到这样的场景,我心态和想法有了一些变化。就像现在是凌晨四点钟,很多人还在睡觉,七点的闹钟已经被定好了,它巨大的响声会吵醒所有人,无论他在做美梦还是噩梦。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已经不想再叫醒那些人了,即使他在做噩梦,身体还在配合恐惧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