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日常生活和网络交流时,经常会遇到如下情况,一个人试图说服对方,或者一个人试图被对方说服。

前者很常见,典型现象是一个人像传教士一样不断地给对方灌输自己的观点,有时也会包含观点为什么正确的逻辑。

后者也比较普遍,典型现象是不断否定或者质疑对方的观点,“逼”对方拿出更可靠的证据,但很少直接阐明自己的观点。

如果讨论对象符合上述两种特点,那通常是很难应对的。但不幸的是,无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在网络上,如果两个人在聊天或者讨论中有观点冲突,很多情况其中至少一方符合上述特定之一,如果不是双方都符合的话。

这类讨论通常是没有结果的,而且往往会让当事人感觉不舒服。而且即使自己不参与这类讨论,仅仅是看其他人这样讨论,也很容易会感觉不舒服。

我简单整理下如何处理这类讨论、如何避免发起这类讨论以及如何不因为观看这类讨论而不舒服的方法。

先列下提纲:

一、如何和“说服者”讨论

二、如何和“被说服者”讨论

三、如何避免成为“说服者”

四、如何避免成为“被说服者”

五、如何避免因为观看“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

六、如何避免因为观看“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

一、如何和“说服者”讨论

和说服者展开讨论的前提,通常是自己的观点和说服者的不一致,至少有一部分不一致。如果两个人的观点完全一致,基本其中一方或者双方阐述完观点后,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即使双方依然继续阐述观点,也很难产生不愉快的情况,所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和说服者讨论,重点是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观点上,而不是自己的观点上。或者说,只要在讨论中遇到说服者,就要收起自己的观点(无论自己认为多么正确),而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观点上(无论自己认为多么错误)。

如果做到了这一点,下一步是先肯定对方观点中自己认同的部分。因为很少有人的观点从头到尾一点靠谱的部分都没有,而且如果真的遇到一个,自己恐怕也没有继续讨论的欲望了。

比如一个人的观点是“一加一等于三”,这个观点正确的地方在哪?

他认同“一”是数字,并且认同“加”是两个数字之间可以进行的运算,还认同两个数字相加会得到一个数字,这就已经很多了。他和其他认为“一加一等于二”的人,唯一冲突是部分是结果等于哪个数字。

如果一个人完全否定“一加一等于二”,那他得这么说,“根本不存在什么一、什么加、什么等于、什么二,这句话都没有任何意义,何谈对错?”如果自己遇到这么一位,还想和他继续讨论吗?

所以我们通常都能从对方观点中找到一部分我们认同的,这就是讨论的起点。

为什么要先肯定对方观点的一部分,而不是否定一部分呢?那是因为要避免对方认为自己站在他的对立面,一旦如此,就很容易会成为他的说服对象,讨论就很难正常继续了。

一旦他发现我在肯定他的一部分观点,他就很容易认为我是站在他那边的,是队友而不是对手。那么就第一部分就顺利达成了。

接下来呢?如果我只是肯定他的观点的一部分,而对不同意的部分只字不提,那这讨论有什么意义呢?所以不同意那部分不能视而不见。那怎么既要提到自己不同意的观点,又不会让对方把自己当成自己的说服对象呢?

一个很好的办法是以请教者的姿态出现。就像对他某些观点有些疑问,不清楚他是怎么得到的某些结论,所以要对方详细讲解思考过程。

因为好为人师是很多人的特点,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以请教者的姿态询问时,他往往会放下防备心,而去正视问题。

那么就要找准对方观点中最薄弱的部分,然后把它抽离出来,假设自己没有理解这部分是怎么推导的,让对方仔细讲解。

具体步骤可以是这样:

甲:[陈述观点]
乙:你的观点让我很有启发,我也同意[甲观点中自己认为合理的一部分]。但有一个地方我还是不大理解,你的意思是[把最薄弱的一部分抽离出来]吗?
甲:[同意,或者重新叙述一遍,或者纠正]
[双方对这部分达成共识]
乙:我了解你的观点了,但我还是不清楚这是怎么推导出来的。你的意思是因为[]所以[]吗?
甲:是的。
乙:[指出这个逻辑的硬伤,最好举例或者类比说明]

接下来可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甲发现了自己的逻辑错误,另一种是无论乙怎么解释,甲都无法认识到自己的逻辑错误。

如果是前者,那么甲会意识到自己的观点有问题,讨论产生了正面结果。如果是后者,那么讨论最好就此打住,乙最后可以以“也许是我没想明白吧”之类结束,不再纠缠。

二、如何和“被说服者”讨论

和被说服者展开讨论的前提,通常是自己先通过某种方式阐述了观点,然后对方加入了讨论,并且对观点的一部分进行了否定或者质疑。并不是对自己观点进行否定或者质疑的一定是被说服者,因为他可能确实指出了自己的错误,那样自己就需要正面回应。这两种情况是很容易分辨的(简单说被说服者往往抓不住问题的重点,鸡蛋里挑骨头,而且只否定或者质疑而不去自己思考,让别人提供证据)。

和被说服者讨论,重点也是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观点上,而不是自己的观点上。

那么对说服者如果自己否定或者质疑,而没有提出自己的观点呢?那就要引导对方提出自己的观点,比如这样:

甲:[陈述观点]
乙:你观点里[这部分]是错的(或者你怎么证明[这部分]是对的)
甲:我的观点确实可能是错的,但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观点。

乙可能有两种回应,一种是提出自己的观点,另一种是不提出自己的观点,继续开始质疑或者否定。

如果是前者,那么一旦对方提出了观点,自己就把注意力转移过去,不再提自己之前的观点。如果对方又变成了说服者,那么按上面的方法继续处理。

如果是后者,那么明确和对方说,如果你提不出自己的观点,那就不继续讨论了。一定不要就自己的观点和他展开讨论,不然很容易就没完没了了。

三、如何避免成为“说服者”

要避免成为说服者,要先弄清楚说服者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他要乐此不疲地说服别人?

可能有多种原因,比如认为说服别人是在帮助别人,或者通过说服别人来让自己更肯定自己的观点/更自信/更优越等等。

首先要明确的是说服别人通常是帮助不了别人的。一个人只有自己思考出来的观点才是他自己的,被说服而认同的观点永远是别人的。他可能先被说服认同一个观点,不久之后又继续被说服认同一个相反的观点,反反复复,直到他开始自己思考。说服别人是在剥夺对方的思考能力,自己的逻辑越严谨,对对方的反面影响就越大,因为他可能越难发现这些东西是别人的思考结果,而不是自己的思考结果,那思考能力就很难提升。

但如果说服别人是为了让自己从中得到某些东西,那这问题就不在说服本身了。那要去想这些问题:

我说服了别人,就说明这观点更正确吗?难道观点的正确性不取决于它本身,而取决于它能否用来说服别人?就像一加一等于几不取决于数学原理/定理/定律,而取决于别人的看法?

我的自信是靠别人来体现出来的吗?我是否自信是别人决定的吗?

我为什么要通过说服别人获取优越感?如果我真的比别人优越,为什么要反复和别人证明这一点?如果我真的比别人高,为什么要反复和别人比身高,然后说“看吧,我比你高”。我在怕什么?怕自己不如别人吗?

可能还有很多其他原因让自己不知不觉成了说服者,这问题都出在自己身上。一旦自己不再扮演说服者后,那和别人的沟通会舒畅很多。

四、如何避免成为“被说服者”

被说服者的动机,可能是通过指出对方观点中的瑕疵(或者只是自己认为有瑕疵),来展示自己的优越感,也可能是认为这样不用自己思考,就能得到对方的成果,是一个捷径。

如果是前者,依然是优越感的问题,但这种优越感和说服别人得到的更加廉价。说服者至少自己还有一套观点,不管里边有没有不合理之处。而被说服者,甚至没有自己的独立观点,只从别人的观点里挑毛病(大家平时聊天讨论一般都不大严谨,而且一般没必要太严谨,要想找毛病是很容易的),这是很容易让人鄙视的。说服者自认为找到了别人观点中的瑕疵,因此比对方强,其实就像一篇文章没看明白,只挑出来一个错别字大说特说一样,让人贻笑大方而不自知。

如果是后者,那问题更加严重。如果自己不去思考,而让别人说服自己,那即使最后被说服了,那观点依然不是自己的。这样的人最容易被别人控制,而自己却察觉不到,反过来认为自己是自由的,甚至认为自己有独立思考能力。要控制这样的人,只需要伪造一些证据,或者构造一些不严谨的逻辑,因为他自己缺乏思考能力,是很难识别出问题的,就很容易信以为真。要想提高思考能力,就一定要自己思考,而不是让别人说服自己。

如果自己能做到不扮演说服者或者被说服者,那么基本上在任何情况都不会因为和别人讨论而不愉快。

五、如何避免因为观看“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

看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通常是因为自己站队了其中一方,但在讨论中,这一方并没有优势。那就像自己支持一只球队,但比赛中它并没有会赢的样子。这样的话,自己就容易陷入到自己站队的说服者一方,体会到和他类似的不舒服,即使自己并没有参与讨论。不因为

要做到观看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其实比避免自己成为说服者还要难。因为这还涉及到负能量的处理。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中容易出现的负能量,主要是无知、傲慢、愤怒等等。当自己在理解双方的观点时,很容易不自觉地被其中的各种负能量影响,产生负面情绪,继而又影响到思考能力,从而更难处理负能量,进入恶性循环。

要完全处理这种情况,只有做到不评判。因为不评判,所以不站队,只是单单去了解双方的观点是什么,双方的逻辑是怎样的,如果有逻辑问题,出现在哪里,为什么会出这种逻辑问题,怎么解决,等等。

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但好在网上有很多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记录,自己可以拿来练习。

六、如何避免因为观看“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

观看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而不舒服,主要原因也是代入了其中一方的角色,所以情况大体是一致的。但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更像是一种势力均衡的抗争,至少看上去如此,双方互不相让,竞争激烈。如果自己站在有优势的一方,会感觉大快人心,如果自己站在有劣势的一方,会感觉不舒服,但也会在心里为他加油鼓劲之类(也可能想着他实力不行啊,不如换我来之类)。

而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并不是这样的。说服者依然像发动攻击的战士,但对方不再针锋相对,而是巧妙地避开,并且同时嘲笑这攻击方法多么没水平。

也就是说,不管代入到哪一方的角色,都会感觉不舒服。这并不是一种公平的竞争。其中涉及的负能量也更加扭曲多样。

要避免被观看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影响,除了要先避免自己成为说服者以及被说服者之外,也要做到不评判(包括对观点和人评判),同时解决自己身上可能依然存在的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双方暴露出的各种问题。一般而言,避免被观看说服者-被说服者型讨论影响,比被观看说服者-说服者型讨论影响更加困难,所以先处理后者,基本没问题后再处理前者看上去更合理一些。

七、避免讨论问题时想着给第三个人看

当我们和别人讨论问题时,有时可能想着让第三个人评评理,或者想着在第三个人看来,自己比对方更强等等。更极端的行为是把对方骂一通后拉黑,通常被简称为“无脑喷”,或者直接回复“已拉黑”、“已屏蔽”等等。这还很容易出现在文章评论、视频评论等地方。这样的心态都是非常成问题的。

这是一种潜在的自卑心理在作怪,需要别人来认同自己,在这么想时已经假设了别人的观点比自己的更重要,或者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取决于别人等等。

可以仔细想一下,如果自己真想屏蔽对方,直接屏蔽走人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回一个“已屏蔽”呢?通常是给别人看的,通过屏蔽对方来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如果说被说服者通过找对方观点的毛病来寻求的优越感已经十分廉价了,通过屏蔽对方来显示的优越感,可能已经一文不值了。

要避免自己在和别人讨论或者留言时想着给第三个人看,而不是给讨论的对方或者留言的文章、视频作者。要意识到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自己的观点不需要别人居高临下地加以评判,自己不需要通过赢取别人的认同或者好感来获取价值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