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最近几天我看了你博客的文章(包括网上能搜到的一些),有比较深的感触,特别想和你交流一下,但我不大想说其他人已经说过的东西。比如说,我不大想把我自己的观点发给你,因为在我看来,基于观点的交流是没有诚意的(当然这本身也是一个观点。我也认为语言真的不大适合用来交流……)。如果有人想告诉我他的某个观点,我更想知道的并不是观点本身,而是他是怎样得到的这个观点(不是从别人哪里直接得来,而是怎么从无到有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他为什么认为这个观点有意思或者有价值,他想用这个观点做什么,他认为这个观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者需要继续挖掘的地方,等等。

所以我想和你交流的,是我得到某些观点的过程以及和这些观点相关的周边内容。我希望其中的某些东西会吸引到你的兴趣,进而能和你展开有一定意义的交流,我知道这并不容易。

我想你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和我玩这样的“游戏”,我也不期望快速的回复。

我虽然也是计算机行业的,曾经也当了几年的程序员,但我现在更感兴趣的话题主要和生活、人生有关。

我看了下,感觉上边的文字写得有些生硬,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文字是怎么慢慢变成这种风格的。


我先分享一下一段时间之间我产生一个想法的过程以及相关内容吧。

我平时是一个人住,但每年冬天爸妈也会过来住几个月。他们有一个习惯,就是遇到让自己不顺心的事情会抱怨一下,而且同样的事情可能会抱怨很多遍。比如我这里的煤气灶火不是很旺,然后类似这样的对话就经常展开:

我妈:这煤气罐没有家里的旺呢?家里的火一会锅就热了,在这边紧着不热,是不是气的问题?
我爸:那是炉盘的问题。
我妈:是吧,家里的火比这旺。
我爸:……

这样的对话本身也不奇怪,但我已经至少听过五六次了,每一次对话内容都差不多,就像触发了一段固定的程序。每次(除去第一次)听到这个对话时,我的思维活动基本是这样的:

我妈在说这些话是没有意识到不久(也许只有几天)之前说过同样的话吗?我爸在回应她时没有意识到之前已经说过同样的话吗?如果一个人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那怎么成长呢?那和机器有什么区别?人为什么会活得这样不清醒呢?我怎么能让他们更清醒些呢?我尝试过(包括我问过我妈“你说那些话时有没有想过之前说过相同的话”,我妈说当时根本没想,就是说了),但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帮上什么忙。然后我就感觉有一种无力感让我不舒服。

直到有一次,我又听到同样的对话,我又开始想之前已经想过的内容。突然我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的,我爸我妈经常重复同样的对话,这可以被认为是某种不清醒。但每次我听到他们的这段对话后想同样的内容,然后感觉不舒服,不也是一直在重复同样的过程并且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我爸和我妈:

遇到煤气灶火小的事件 -> 进行同样的对话

我:

听到他们的这段对话 -> 进行同样的思考过程

那我不一样不清醒吗?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我突然感觉认识自己真的是太难了。我一直以为对自己很了解,包括对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我经常以观察者的角度去看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经常反省自己的行为,但这么明显的重复操作我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就像障眼法一样,这太让我吃惊了。

这个观点(一个人很难意识到自己当时的思考过程)并不新鲜,我想讨论的并不是这个观点本身,我也不是在第一次接触这个观点。我在那个场景是怎样得到这个观点的呢?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能记得的过程就是这样:

我妈:这煤气罐没有家里的旺呢?……
我想:又开始了。我妈在说这些话是没有意识到不久之前说过同样的话吗?[突然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我马上清醒了。]我自己不也再和他们一样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吗?

我不清楚我是怎么得到这个观点的。我的很多其他观点也是一样。有时我得到了一个观点,想写一篇文章,我就会用类似推理的方法一步步得到这个观点(比如因为……,所以……,又因为……,所以……,但是……,最后[我的观点])。但我根本不是这么得到的观点,我是先有了观点,然后再去想前边的“推理”。别人看了我的这个“推理”过程,可能就会认为我就是这样得到观点的,甚至去模仿,但我知道这其实是一种误导。

那么别人的文字在我看来也一样。比如我看到一篇文章,里边通过循序渐进的推理得到某个观点,那我不会认为他就是通过这个推理过程得到的观点,很可能也和我一样,先得到了观点,然后再“编”一个推理过程。我想有些人还会故意把这个推理过程搞得很复杂,好像做了很多费劲的工作才得到了那个如获至宝的观点,而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毫不费力地得到的。

我不知道你得到一个观点的过程通常是怎样的?是通过已有的观点一步步推理来的,还是突然得到了观点然后才去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