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发送几分钟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然后我感觉到一些混乱。在之前那个邮件里,我说了“我爸妈好几次重复同样的对话,我也好几次听到对话后重复同样的思考过程,直到某一次我再次听到同样的对话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在重复”的事情。但事情的真实版本很可能(一会我再解释为什么是“很可能”)是这样的:

前边的内容还是一样,我爸妈重复了几次同样的对话,我每次听到对话后重复同样的思考过程。后来某一天我一个人在回忆这个事情(我爸妈重复同样的对话多次)时,突然意识到当时我也在重复同样的思考过程,当时我感觉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于是我打算把这件事写下来。但为了让我写的内容更有戏剧性,于是我把事情修改成我前一个邮件里的那样。

为什么是“很可能”呢?现在我已经不确定哪一个是真实发生的版本了。我倾向于认为是后者,但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因为现在我有两个版本的记忆片段,其中必然有一段记忆是我后来“脑补”的,但我不确定哪一个才是。在我想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的记忆就更混乱了,我也许没有办法确定真实发生的事情是怎样了。

我在刚才写前一个邮件时,我记忆中的那件事情只有那一个版本,另一个版本完全隐藏了,直到几分钟后我突然想了起来。

忘记或者记错了一件事本身并不奇怪,但这件事是最近一些天少有的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但现在我只清晰记得当时像被什么击中的感觉,而不记得具体是哪个版本了。关于记忆,我想过不少东西,也动手验证过一些观点(在很多人看来可能不可思议的观点,这些观点可能会对一个人的生活或者人生有很大的影响),这个以后我可能会展开。


我想继续“一个人很难意识到自己当时的思考过程”的话题。我看到你在一些文章里写人不是用语言来思考的,我也这么认为。我感觉思考过程是一个很神秘很有意思的话题。当我思考出一些新东西时,我的注意力会集中到那新东西上,从而完全没有办法观察我当时是怎么思考的。当我想观察我是怎么思考时,我一般不在思考新东西(而是在观察或组织我脑中已有的某些结构化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两种区别很大的思考过程。我想我们可能很容易把后者当成了前者。我在观察我思考过程时从来没有思考出过新东西。这个地方我思维有些混乱,而且我感觉我暂时得不出有意义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