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好几次担心我掉头发的问题,虽然我并不在乎这个,也不认为我现在的头发比几年前少。但也不是很茂盛就是了,这可能和我每天都思考(包括胡思乱想)大量的东西有关。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妈只是因为担心我的健康才反复提到掉头发的事情,直到前两天她和老乡打电话时提到自己掉头发的问题,我才明白。

认为别人害怕自己所害怕的东西,这符合心理学的一个概念:投射。所以可以这样说:一个人容易把自己对某种东西的恐惧投射到另一个人身上。似乎这样改变一些用词,整句话都高深了很多。但不了解“投射”这个词含义的人,就很难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我发现心理学家很喜欢搞各种这样的概念,然后把自己的话包装成别人不查词典就不能理解的样子。而对心理学感兴趣的人,在经历过“学习”各种概念的苦头之后,也很喜欢使用那些概念,甚至鄙视那些不了解相关概念的人。这和计算机相关行业的某些事情是大同小异的。

为什么放着大家都能听懂的大白话不说,非要用一些某领域的概念呢?很多时候是为了廉价地获取优越感,因为我理解某个词的意思,另一个人不理解,那我就比他强。什么?他去网上一搜半分钟就理解了?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比他强!

我想一个对自己理解能力比较有把握的人,很容易分辨出来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自己不理解某个东西是因为那个东西确实因为它自身原因难理解,还是有人故意让本来容易理解的东西变得难理解。后者要远比前者多。

我平时思考的主要是生活和人生相关的问题,这个领域简直是这种现象的重灾区。拿人生道理来说,很多本来很简单的人生道理(有没有用就很难说了)被刻意包装成难理解的样子,一句简单的话能被包装成看上去很高深的书,往往还有很多本。

然后乱七八糟的书加上各种似是而非的名言很容易让人感觉人生很复杂。如果有人说“人生很简单”,那别人就会和他说“简单?你多经历点事情就知道了”。然后他可能就会想,是不是因为我经历的事情不够多,看的书不够广,才认为人生很简单?于是他也就不敢随便说人生很简单了。这是很常见的“皇帝的新装”。

很多时候我们都被语言的表象弄糊涂了。拿“简单”这个词来说,它至少有两个反义词,一个是“复杂”,另一个是“困难”。显然“复杂”和“困难”是两回事,它们的反义词怎么能是一回事呢?那有人就说了,既然这样,就再搞一个词(比如“简约”),这样就有两对反义词了。这样不行,因为“简单”这个词已经被乱用了,只要还用这个词,就还会导致各种麻烦,要想解决,只能用两个新词(比如“简约”和“简洁”)。但谁有能力让大家放弃使用“简单”这个词呢?即使可以,谁又能保证替代它的新词能被合理地使用呢?

像“简单”这样使用混乱的词语简直遍地都是,用这些词写成的句子含义都似是而非,很容易让人感觉道理是难懂的。但如果把概念明确了,其实含义是很直白的。

有一阵我和别人聊天时都要时不时重新定义一些常用概念,不然很容易因为双方对概念的理解不一致导致各种问题。那段时间我仔细想了一下各种常用概念的含义,并且去词典之类地方查了它们的定义,结果很失望。那些定义简直是搞事情,如果使用那些定义,我就完全没办法把我想表达的话说明白。

比如不少词典里自信的含义是“相信自己”。我之前还不知道,直到某一次和一个人聊自信的问题,她说自信是“相信自己,不否定自己”,我就感觉很荒唐。然后我去网上查了下词典,感觉更荒唐了。什么叫相信自己?一个人可以相信一个观点,但相信自己是相信自己的所有观点吗?那这怎么看也不像好事,但自信不像是个坏词啊!

我继续想,发现麻烦更大了。“相信”这个词又是啥意思?一个人认为一个观点是对的,就叫相信这个观点吗?我没听任何人说过他相信“一加一等于二”,只听说过“我知道一加一等于二”,为什么?因为如果一个人明确地知道一个事实,就不会再说“我相信……”,而会说“我知道……”。只有在他不确定那是事实时,才会说“我相信……”。但既然不确定是事实,那说“我不确定……”就行了,为什么说“我相信……”呢?因为他很希望那是真的(即使他知道可能是假的,但很可能会强行忽略那种可能性)。

比如一个人如果对我说“我知道你没骗我”。那在他看来,我没骗他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是事实(暂且把它称作事实吧,我认为整个数学都是建立在假设之上的,假设和事实是两回事)。但如果他和我说“我相信你没有骗我”,那就不一样了,他并不能确定“我没骗他”是事实,他只是很希望那是事实,并且忽略了不是事实的可能性。这是什么?是盲目相信。然后我就发现“盲目相信”里的“盲目”二字基本是多余的,如果一个人不盲目,就不会相信任何东西,他只会知道某些东西,怀疑某些东西。

等我把我所认为合理的自信含义(对自己有信心)和相信含义(盲目认为自己不确定的东西是真的)明确后,我发现和别人沟通成了麻烦事,这些常见的词不仅不能帮我表达清楚我想表达的含义,还成了绊脚石。更要命的是如果我不使用这些词,说出的话就不像人话了,别人可能会认为我出了什么问题。

成功、失败、幸福、快乐、自卑、优越、自负、谦虚、……这些词都是。我对它们的理解基本都和词典里的不一样,也和很多人理解的不一样,如果我用了这些词,但不放上自己的定义,别人很可能会误解我的意思。

甚至某些更常用的词语,我也不确定自己的理解和别人有没有很大的出入。但我至少知道我对“理解”的定义和别人就有出入……

有时我就想,如果有人想了解我的想法,最好能成为我体验几分钟,那样我就不需要用各种蹩脚的词语把本来并不复杂的想法说清楚了。但显然这是不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