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我在情绪处理方面最近几年走的弯路所整理出来的。我想对某些人来说,它会有重要的帮助。而其他(多数)人可能会不感兴趣、难以理解等等。我不会写得很直白,因为无论怎样直白都不好理解。但努力解决情绪问题并且依然困扰其中的人,大概能理解一些。

负面情绪可分成两类,一类是在特定场景合理的(不需要改变),另一类是在任何场景都不合理的(需要改变)。如果不区分两者,可能会在情绪处理的漫长旅程多走很多弯路。

前者比如恐惧、悲伤、遗憾,后者比如无聊、生气。

前者可以只是一个信号,而不是问题;后者既可以作为信号,本身也是问题。

对于前者,拿恐惧来说。当一个人处于危险的场景时,感觉到恐惧是正常而且必要的,它作为危险的信号,对自己有很积极的作用。如果误认为恐惧是后者,试图让自己在任何情况都不恐惧,那么既难以做到(几乎不可能做到,如果做到了,那么问题将更严重),也会浪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悲伤、遗憾也同理。

对于后者,拿无聊来说。一个人感觉到了无聊,这可能说明场景本身有问题,比如他的自由受到限制,这是无聊可以被认为是一个提示场景有问题的信号。但即使他的身体受到限制,也并非任何事情都不能做。比如他可以思考、想象、冥想等等。没有任何一种方式可以让一个人无法做任何事,从而必然感觉到无聊。当一个人解决掉无聊的问题后,他就不会再感觉到无聊了。

生气也是一样。没有任何一种场景会必然导致一个人生气,或者在该场景生气是恰当(或者最优)的。一个人生气通常是因为他的预期没得到满足,但这种场景合理的情绪是遗憾(或者遗憾的强化版悲伤),而不是生气。另一些人认为生气作为表达工具是合理的,但总有比生气更合适的表达工具。当一个人解决掉生气的问题后,他就不会再生气了。

可能有人怀疑为什么恐惧、悲伤、遗憾是前者,而无聊、生气是后者。我主要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得到的。对我来说,恐惧、悲伤、遗憾都不属于需要处理的负面情绪。恐惧是一个很有用的工具,而悲伤、遗憾是可以享受的(我也不会让自己的悲伤、遗憾程度超过可享受的程度)。但无聊、生气是我无法享受的。无聊的问题我通过几年的努力终于解决了,我不认为以后会继续感觉到无聊了。而生气的问题我还不确定是否以及解决了,这两天才有重要的突破。

这两类负面情绪的处理方法不同。

处理前者主要在于判断该情绪在对应场景是否恰当(比如感觉恐惧时,自己是否确实有危险),以及强度是否合理(比如自己是否因为一个没有那么可怕的东西非常恐惧)。如果都满足,那么需要接受这种负面情绪,这是难点。

处理后者流程更简单些,只要后者出现了,必然意味着存在问题,需要处理。但不意味着更容易。无聊、生气都是非常难处理的情绪,要想做到不无聊、不生气非常困难,但并非没有可能。

不无聊的重点在于提升自己的背景状态,或者说背景情绪。简单说就是在一个人比较平静时(没有导致正面或者负面情绪的事情发生,也不在做具体事情),他的感觉如何。这种状态可能是负面的(比如有些人会处于持续的焦虑中)。当这种负面消除后,他的状态会转换到一种“中性”的状态,即无聊(其实无聊也是算作负面的)。这个时候他会感觉不做事情很难受,要做事情做。要想处理掉无聊情绪,需要将这种状态提升到正面的,比如平静、喜悦、希望等等。如果顺利提升了,那么即使他什么事情也不做,也不会感觉无聊,而会感觉舒适。

而不生气的重点在于改变和生气相关的负面信念(比如生气是必要的,人不可能不生气)。每当自己意识到自己在生气时,要寻找和试图纠正导致自己生气的负面信念。

处理每种负面情绪都是不容易的,我并没有捷径。有些人可能“天生”就能处理某些负面情绪,比如我“天生”能处理悲伤、遗憾等等,从来不感觉它们是不舒服的,另外稍加努力就处理了恐惧,但处理无聊和生气花费了我许多时间精力。但大概了解这些负面情绪怎样处理会让自己少走一些弯路。比如我在处理生气时走了不少弯路,做了许多无用功,也给自己找了很多气受。

处理情绪是一个长期的事情,需要毕生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