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看知乎上有很多人讨论“乔丹”商标侵权的问题,他们不断地谴责、痛骂、呼吁商标改名等等,好像乔丹体育公司已经成为了全人类的公敌。我只能庆幸他们手里没有公司,不用考虑商标改名会对公司造成怎样的毁灭性打击,更不用考虑公司里成千上万员工的温饱甚至死活,只需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鹦鹉般地叫嚣。我猜他们也会说出类似“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偷东西吃”的话,虽然他们很可能从来没有挨过饿。(什么?你说盗版软件、电影和书籍,还有使用未授权的文字和图片?那些能叫偷吗?)

他们把这个世界想象得太美好了吗?他们认为商标侵权是一件无法容忍的大事,却对比这严重甚至邪恶得多的事情视而不见。

几乎在同一时间的知乎热榜上,有类似这样的一个问题:如何看待人类残忍地虐杀动物?

底下多数人认为人类对动物不残忍,甚至算不上虐杀。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人类造成了很多动物的物种灭绝,更不可能不知道人类圈养很多动物只为了吃它们的肉。却说这一切不残忍,甚至很正常。

你能想象怎样的人会认为商标侵权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却认为对动物进行物种灭绝是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吗?是什么让一个人的观念如此扭曲?

他们一边说着弱肉强食,说着动物是弱者活该被圈养食用甚至被灭绝,一边又说着人有肖像权、名誉权,不容侵犯。你们在食用动物时,有没有想过那些动物是否有生存权?他们不会说因为你是弱者,所以你的肖像权、名誉权活该被别人侵犯,这叫弱肉强食。可笑不?他们口口声声说着别人双标,却没意识到双标已经渗透到自己的骨髓之中,刮骨疗毒都无济于事。

如果说活的动物距离他们的生活太远,只存在多少钱一斤的肉。他们还会说一个国家如果不强大,就会挨打,主权什么的都是笑话,这也叫弱肉强食。一个人的肖像权、名誉权都是不容侵犯的,涉及无数人死活的国家主权就和屁一样不值得一提?别的国家更强大,就可以随意侵犯弱小的国家?

你要讲权利,就别讲弱肉强食;要讲弱肉强食,就别讲权利。不然想不闹出笑话不大容易。偏偏很多人都要讲,不管二者有怎样的矛盾?为什么?

因为如果去掉一种,他们的生活甚至世界就会崩塌。如果不讲弱肉强食,他们就没办法心安理得地食用动物或者植物。如果不讲权利,他们就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还是生存更重要吧?为了生存,一个人可以对显而易见的矛盾视而不见。

那对一个较为清醒的人来说,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弱肉强食或者权利,或者二选一,或者全不要。然后呢?

放弃了权利,相当于放弃了现代生活带给他的很多好处,我想这不是一个清醒的人会做的。比如他将视法律条文为连篇累牍的废话,如果他被抢劫甚至殴打,也只能接受那是因为自己太弱,活该被欺负,在自己变强之前毫无办法。

而放弃弱肉强食要容易不少。其实弱肉强食就是人们为了心安理得地凌驾于其他生命之上而扭曲出来的观念。自然界中的合作远比竞争广泛,很多人都知道植物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而动物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这是一种伟大的合作。但很多人宁可举兔子吃草或者狼吃羊的例子,说弱者活该被吃。视野开阔一些,就会看到弱肉强食的片面和扭曲。

至于心安理得地食用动物或者植物,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合理的诉求。人不能在不食用它们的情况下存活,但可以想想你在享用这些食物时,为它们带来了什么。合作是互利的,这一点很多动物都知道,鸟会为树播种,蜜蜂会给花授粉,更有很多动物为植物提供肥料(你可以说它们并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它们在做这些事情,很多人没有)。而很多人却不清楚,他们也从来不考虑自己能为动物植物做些什么对它们好的事情。

如果你确实什么都做不了,或者不想做,至少可以真心感谢为你提供食物的动物植物,或者表达自己的亏欠,我想这并不难做到。有人可能会说这就像抢了别人的东西后感谢他提供了这样的好东西一样,非常虚伪。但我想说这也比抢了别人东西后心安理得地享用然后认为他弱活该被抢要好得多。想不虚伪,可以啊,为动物植物做些实际对它们有益的事情。

一个人认识到自己的虚伪,很容易感觉到不平衡,为了解决这种不平衡,很可能会做些事情来补偿。但一个人感觉自己心安理得,就很可能一直继续做下去了。

还有人有这样的可笑观点,我为食物付钱了,所以我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那我问你,你的钱是给猪了,还是给白菜了?如果它们都没收到,凭什么说你的钱对它们有用?就像你是一个奴隶,被一个奴隶主卖到了另一个奴隶主那里。新奴隶主认为他为你付钱了,所以心安理得地使用你、压迫你,你感觉如何?

很多人认识不到这个世界的很多美好,比如广泛存在的各类合作,却说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他们同样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很多残酷,体会不到很多生命遭受的苦难,却认为这理所当然。他们既不算强者,也不算弱者,他们在夹缝中生存,却心比天高。

下次想用“弱肉强食”这个词时,想想“权利”吧,你是否愿意放弃所有权利,成为一个所谓的弱者或者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