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在用很多时间看一本,或者说一系列书,赛斯书。我没想到还有书能这样吸引我。

我想也许因为我太晚看它了,以至于它对我来说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我明明知道我去年就曾经看过,但因为受不了它的风格,仅看了几页就放弃了。同样的,我也还记得早在大二时我就看过《与神对话》,当时确认这是一本值得读的好书,却没有细读。直到将近五年后我才真正仔细读它,从而让它成为对我最重要的书。

这几年我使用了难以估量的精力想一个又一个问题。“我”是什么?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人生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时间和空间是什么?轮回转世是什么回事?已经由此衍生出来的数不尽的问题。我想过和其他人讨论,直到发现在很多人眼里,这些问题或无关紧要或答案显而易见,以至于还不如晚饭吃什么更值得思考。于是我靠一己之力,翻了数不尽的错综复杂并互相矛盾的资料。设想了一个个模型,又推翻了一个个。

直到其中的大部分的答案已经确定,唯有两个特别棘手。一个是时间的本质是什么。在我确定我们可以像改变未来一样改变过去之后,我发现再难以深入思考时间自身以及和此相关的少数问题。另一个则与轮回转世有关,显然它也和时间有密切联系。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需要在更高的角度看人生的目的。而想轮回转世自身的问题,则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虽然我看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但都没有提供我想要的高度,从而我只得到了部分答案。

在我想暂且搁置剩余的问题后,我发现了赛斯书提供了答案。或者说,它几乎提供了我所想的几乎所有答案。但同样的,因为某些固有局限性,我还是难以直观地理解时间的本质,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彻底的解决。而实际上,我也没有再仔细想,因为对这些问题我也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但我还是认为,对于喜欢思考的人,赛斯书是一份不可多得的资料。在此之前,我甚至没找到任何一个可以解释多数问题,并且不自相矛盾的理论,在不考虑对错的前提下。很多人并非真的想找到那些问题的正确答案,而仅仅是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答案,来平复自己的疑惑,然而同样困难。

我对赛斯书的感触最多的不是知识上的,而是那种纯粹的爱,作为真正负责任的教师对全人类的爱,在多数人已经忘记了爱是什么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