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想,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段时间,我会做些什么。
当时的答案是:
如果只剩一天到一周,那么关掉手机,不再和任何人联系,在这个城市随便走走。
如果只剩下一周到一个月,立即办理离职,在这个城市走走,然后回家住几天。
如果只剩下一个月到五年,立即办理离职,在这个城市走走,然后回家住几天,最后在一个安静的海边城市渡过剩余的时间。
如果剩下五年以上呢?我有些犹豫了。因为我不能保证自己的积蓄足够我的花销。而且我是否能够活五年也是一个未知数吧。

然而第二天,生活依然按照之前的轨迹继续着,我也只是偶尔想想类似的问题。

现在,我想说我之前想到的都做到了,在我尚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的前提下。

离职后的半个月时间,我在北京随意走了走,工作了四年多,对这里还是有感情的吧。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连续去了七天图书馆。我还是迫切地想知道一些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比如这个世界真实的面目是怎样的,比如时间到底是什么。虽然我有了一些想法,但并不完善。我看了一些书,有了一些新想法,但也仅此而已。然后我就突然不想去图书馆了,于是在我经常去的地方走走。

然后我回家待了一个月。工作以来,我从未在家待上超过十天。我不喜欢这种不自由的感觉,不喜欢被爸妈当孩子一样对待。我知道他们想对我好,但并不清楚怎样才是真的对我好。他们本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把生活重心放到别人身上,却早已不清楚自己这一生的真正目的。但我不想改变他们,因为我清楚如果一个人自己不想改变,其他人的举动都是徒劳的。在家的期间,我做了一个十天的短期的旅行。结果证实了我之前的想法,我不喜欢到处走,比较累,花销也难以控制。

然后,我搬到了一个坐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海的地方,现在过去了一周多。

以上的文字也许有些敷衍,因为这并非是我真正想写的,就当交代下背景吧。

这段时间,我看了两本让我比较有触动的书,一本是还在北京时在图书馆看的,《深度唤醒 · 一位心理学家的潜医识之旅》,另一本是出去玩的某天晚上在酒店看的,《西魂》。这两本书作者的经历很相似,经历了一场事故后,对人生有了深刻的反思。

钟灼辉(《深度唤醒 · 一位心理学家的潜医识之旅》作者)在“死后”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你想要离开还是留下?这是人生的最后问题。

“我陷入了满足与空虚的两极,迷惘与现实的起讫之间,最后连离开或留下的决定也做不了。”

“我把所有的梦想在三十岁前努力地完成了,因而在刚过三十岁生日那天,我并没有许下任何愿望,我感到人生已经满足了。所以‘离开’是当时飞机意外时第一个闪进来的选择。”

“当我准备带着满足的心离开时,突然我感觉一阵莫名的心痛,无尽的空虚和悲伤像掏空了我的心。我才发现原来我的人生已经没有梦想了,我的生命里再没有让我依恋不舍的东西,我不需要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需要我。原来,我是多么的孤单与空虚,这感觉就像一个从来没有真正活过的人,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我的心一点也不自由,原来三十多年来自己一直跟空虚在赛跑,不停地制造梦想来逃避人生的空白。原来,梦想达成不如依然有梦。”

“离开,是因为梦想达成;留下,是因为没有真正活过。”

“我因为回答不了自己人生的最后问题,所以被遣返回自己破烂的身体。这既不是离开,也没有留下,只是单纯地返回自己,等准备好以后再回去作答。”

这些分析是非常深刻的。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和作者一样“好运”,接受了死亡的考验。当时我也陷入了沉思,我的那些梦想,也同样是用来逃避人生空白的吗?当我的人生不再有梦,我会怎样?

如今,当我曾经的梦想逐一实现后,我打算重新思考这一问题。

大学之前,我想要好的学习成绩。这或许不是我真的想要的,但其他人认为它很重要,我信了。我的学习成绩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大学的几年里,我想玩,于是荒废了几年。然后我意识到有一个用来谋生的工作是必要的,于是找到了喜欢的工作。

工作后,我发现用自己的努力创造价值是让人兴奋的,同时我得到了金钱。虽然没有那么多,但足够我买各种想要的东西,直到我发现再没什么东西能让我买了后感觉更幸福。

我想去各种地方玩,直到我发现在任何地方面对的都是同一个自己。我想要经历更多事情,我做到了,并且学会了做清明梦,在梦中那个比现实世界更广阔的地方,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却不想花费精力去做了,经历过的无不是过眼烟云。

我开始想人这一生活着是为了什么,我变得前所未有的迷茫与痛苦。但最后我做到了。我想要自由,但自由不是争取来的。自由是与生俱来的,而自由的天敌是欲望,当所有的欲望逐一消失,自由便在最近的地方。

梦想是经过华丽包装的欲望。欲望最初很小,得到满足后便会消失。理性可以让欲望暂时得不到满足,但理性是很脆弱的,它只能将欲望慢慢养大,却无法将其消灭。而越大的欲望越难以得到满足,直到有一天,欲望吞噬了理性,得到满足后消失不见。而重生的理性面对着新生的欲望试图继续同样的过程。

在欲望的牵引下人形如机器,自由被深深压抑,人慢慢不再清楚生命最初的样子。最美好的东西往往是与生俱来的,比如健康的身体,比如自由,比如爱。欲望最初也是美好的,它像五彩的浪花,让生命更加丰富多彩。而对欲望的压制让生命的路线越偏越远,得不到满足的欲望也变得愈发狰狞。

人这一生很简单,就是做自己想要成为的自己,这便是自由。没有人有权利规定怎样的人生是好的,或是坏的,是有意义的,或是无意义的,是成功的,或是失败的,是正常的,或是异常的。没有人有义务为别人的人生负责,即使是最亲近的父母或者最亲密的爱人。没有人可以提供现成的答案,那是别人的,答案来自内心,而不是外在。每个人都是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来做什么的,只是被越来越多外在的东西蒙蔽了双眼,而难以识别内心中最真实的东西。或许这是这个时代或者这个社会的悲哀,但怨天尤人并不能解决问题。即使这样,做最真实的自己也并非难于登天。

我很庆幸在年轻的时候付出很小的代价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成为了最真实的自己。

我知道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并未走到尽头。因为人生的道路不是单向的,它像一个平面,在上面可以任意作画,而没有真正意义的尽头。现在我还是经常有一些欲望,但我不再试图克制欲望,满足后自会消失不见。而欲望也变得越来越简单和容易实现。我只想这样安静地活着,听从内心的声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许有一天我发现人生的旅程是时候该告一段落了,我便会踏上新的旅程,我相信这段旅程是不会留下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