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号晚上我突然想做这样一个实验,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不接触网络以及相关电子产品,细则如下:

  • 除了手机,自己其他的如电脑、平板等带屏幕或者能播放声音的电子产品都关机
  • 手机断网,只有来电话或者提示灯亮(有未接来电或者短信)时才可以看屏幕,不能处理除了电话和短信之外的其他事情
  • 不主动看时间

现在是28号凌晨,我现在写了这篇文章,显然实验已经失败了,只持续了两天零五个小时。我承认现在做这个实验时机不是很成熟,不过还是简单总结一下吧,多少有一些收获。

26号

起床后太阳已经很高,看起来大概9点多了。吃完饭后去海边走了走。因为几天前刚下过大雪,沙滩被积雪取代,很漂亮。海水下边是冰,表面没有结冰,看起来有些奇怪,是因为退潮后海水和之前已经融化的雪结冰了,然后又涨潮了。

在路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和自由有关的。我们如何判断一个行为是否干涉了对方的自由呢?

其实这来自于另一个问题,如何有效地帮助别人,不过这个问题我暂时不想写。不得不说这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真正帮助到别人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还是说自由吧。举个不是那么恰当的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外星文明突然发现了地球,简单了解后发现地球已经被地球人破坏得不成样子,而地球人似乎过得不那么幸福。而这个外星文明拥有先进的技术,同时生活得很幸福,想必是可以帮助到地球人的。那么问题是这种帮助是否会干涉地球人以及地球上其他生命的自由呢?如果一种文明的发展注定要经历如今这样的阶段才能迈向更高的阶段,那么这样的帮助是否真的是有益的,而不是揠苗助长那样将这个文明推向灭亡呢?

简单想了下后,我自己定义了一个名为“自由行为”的行为,满足如下四个特点的行为是“自由行为”:

  1. 当事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2. 当事人确定自己在做的事情正是自己想做的
  3. 当事人能够预期事情的结果
  4. 当事人可以对事情的结果负责

如果在未经对方同意的前提下,对对方的自由行为产生阻碍性影响,就是干涉对方的自由。

简单举几个例子。

针对特点一。比如某人正要吃感冒药,药已经到了嘴边,但他不知道感冒药已经被其他人替换成毒药,一下肚就会当场毙命。一个知情人发现,手疾眼快将他手中的药打翻在地。因为服药人对自己正在做什么并不清楚,知情人的行为不是干涉他的自由。

针对特点二。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不慎落水。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但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正巧一个路人发现并把他救下。对于当事人,他清楚自己在经历落水一事,但这是意外而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救人者没有干涉他的自由。

针对特点三。一个壮汉得知他妹妹被同学欺负,立即从厨房取出菜刀,直奔她不远处的同学。此时一个邻居及时发现和武力制止,并促成双方的和解。当事人知道自己是给妹妹报仇,也确定这就是他想做的事情,但一时冲动并未考虑结果,邻居的行为不构成对他自由的干涉。

针对特点四。另一个壮汉得知他妹妹被同学欺负,立即从厨房取出菜刀,直奔她不远处的同学。不同之处在于他考虑到了结果,因为和妹妹的感情深厚,对她同学的行为无法原谅,即使自己要坐牢甚至被判死刑也要出这口气。此时一个邻居及时发现和武力制止,并费了很大功夫促成双方的和解。当事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确定就是自己想做的,同时考虑到了结果。但是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却无法对别人的生命负责。他对致残甚至致死对方的行为是无法负责的,邻居的行为不构成对他自由的干涉。

满足所有特点。有一人经过周密考虑后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得到这一生的使命已经完成,没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做了的结论。他的一个好友从多种渠道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联合他的亲人将他密切监视起来,阻止他任何的单独行动以防“不测”。当事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确定是自己想做的,知道结果,并且可以为结果负责。他好友和亲人的行为构成对他自由的干涉。

因为以上五个例子都很典型,可能看不出什么。但简单想想平时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现很多习以为常的行为并不是自由行为,同时很多习以为常的行为是对自由的干涉。

在沙滩(应该叫雪滩了)走了走后感觉景色虽好,不宜久留,有点冻脚。回去顺道在超市买点东西,然后做饭吃饭,估计就过了中午了。吃完饭感觉没什么事情可做,感觉有点困了,先睡个午觉吧。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感觉五点多了吧。吃过晚饭,发现长夜漫漫,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也没什么问题可想(其实有一个,后边会提),不如想想往事吧。把从记事起到现在的时间,分成数个阶段,一个个阶段回忆。想到最后,发现所有能想起的事情,基本就是反复想起的那些,没有新鲜的,其中某些还是不想回忆的那种。

感觉人的记忆就像存在一大块硬盘里的数据,但这数据有一些特点。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支持顺序读和随机读。我没有办法从头到尾遍历一遍,把每天吃了什么说个清楚。让我想2005年7月13日那天发生了什么,除非这个日期是事件的一部分,否则想破头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

但某些热点数据却是常驻内存的,很容易想起,甚至想忘掉都很难。那如何去想那些非热点数据呢?一个办法是顺藤摸瓜。比如我对某一件往事记忆深刻,那么我就可以仔细想它的每一个细节,而如果某一个细节正好和另一件事情有关,那么就有可能从记忆中浮现,以此类推。这也是这数据的一大特点,有一定程度的相互关联。

所以像我之前那样按时间顺序想,就是在做将内存中的热点数据按时间分类的事情,自然想不出别的什么。同一天发生的两件事之前可能没什么关联,相隔十年发生的两件事却可能是一件事的两部分。不过我想了想,也没有那件事真的能让我深挖下去,就此作罢。

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了看窗外和睡前一样,也不知道是几点。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自己的思维束缚了。我也许算是比较爱思考的人,这也确实为我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我一直没有做到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停止想任何事情,虽然很多时候我不想这么做。当没有想思考的问题时,停不下来的思维就像空转的机器一样让人难受,总想找点东西来想。平时用手机电脑上个网,总不缺可以想的东西。但切断了信息来源就不同了,思来想去也没有可供想的素材。

我又想起以前看到关于静坐冥想之类的书了,以前尝试过,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感觉我就像不适合冥想的体质,我也不想强迫自己做什么。况且我感觉那些冥想所能得到的东西我通过其他方法也得到了,就没什么兴趣了。现在感觉冥想应该算是消磨时光的好办法,要是我会冥想,就算七十天也不惧吧,但这才第一天。我还记得有一种方法是把注意力集中的自己的呼吸上,我尝试了几次,感觉没什么效果。又睡着了几次,醒了几次,每次看窗外都没什么不同,不知道这一夜有多长。

27号

最后一次醒来发现天已大亮,太阳已经很高了,我还以为天蒙蒙亮就会醒呢。

简单吃点东西后继续出去走走。这次想去公路走走,但走了一回感觉没意思,又绕回到海边。在秋千坐了会后,感觉有点饿了,回来吃个饭。一想今天下午不能继续睡了,不然晚上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真难受。

不如去逛逛商场吧。距离最近的十五分钟就到了,在一楼转了一会,感觉没有什么想买的。然后在二楼找个椅子坐会,旁边围栏上有附近幼儿园和小孩的画,多半是房子之类。其中有一幅比较另类,也比较好看,好像是万圣节的气氛,不知道画的是什么鬼。如果是原创的话,这孩子挺有天赋的。

广播里唱着恭喜发财之类的歌,这些歌我好像从未听过。昏昏沉沉打了个盹,这商场是没什么可逛的。又走到海边,在长廊的椅子坐会,旁边的湖水结冰了,其实是湖面的雪化了后结冰的,不过还是挺漂亮的。回来的路上看了一眼沙滩的大钟,发现才两点半,我还以为快四点了呢。

回来后继续无事可做,又有点困了,睡了一觉,这回应该不太久,醒来天还亮着。吃完饭天有些黑了,估计刚过五点。这个晚上怎么过是个问题。

我最早的时候提到过我并不是真的没有问题可想了,还有一个,就是“做点什么呢”。在前一个晚上我就又仔仔细细想了一般这个问题。开始时是从五感方面,比如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看点什么,听点什么,想来想去没想到什么想做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和手机电脑网络相关的事情,那些基本也是打发时间的。然后就想和人有关的,曾经认识的,现在还联系的,想认识的,也没想出什么。天马行空地想,也还是没结果。

今天晚上不知不觉又开始想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感觉这问题没得想了,但突然我发现有一个很大的进展。如果我真的没什么事情是特别想做的话,那看起来似乎是无欲无求了,但我总感觉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所以我就认为是某个欲望我还没有找到,于是一直尝试找到它,但又找不到。现在我突然发现这就像脑筋急转弯一样啊,我的那个没找到的欲望,不就是“我想找欲望”本身吗?骑驴找驴这样的事情,真困扰了我一些时日。一旦发现了“我想找出欲望”本身就是那个等待被找出的欲望后,这个欲望也就得到满足了。戏剧性的是再之后,我不需要再找欲望了,问题本身不再存在。自己最后一个欲望是“我要找到自己的欲望”,真是一个有趣的事情,细想却十分合理。

昏昏沉沉睡了几觉,每次醒了窗外看起来都一样,不知道几点了。最后一次醒了时也是,但我突然感觉我该终止这个试验了。一看手机,才两点半多,我以为至少快四点了呢,这一夜可真够长的。

虽然实验失败了,但还是有一些收获。我还是没办法做到什么都不想,姑且就认为是体质问题吧。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再尝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