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时间过得也是很快。这半年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突然想盘点一下,也当作一个总结吧。

在休年假的十几天里,我连续去了八天图书馆,现在想起来还印象深刻。上完最后半天班,吃完饭,收拾完东西,走出了办公楼,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然后我就坐地铁直奔国图了,可能是因为想不到其他可去的地方吧。然后接下来的七天我都去了图书馆,国图或者首图。然后我就突然不想去了,于是再也没去过。除了去图书馆,大概就是看电影了。那十几天,我一共看了 8 个电影吧,好几天都是一天看两场,有的感觉还不错,有的看了一半就想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在家过的,期间去 合肥-南京-无锡-苏州-上海 玩了一趟,去看了几个朋友。感觉南京是个不错的城市,以后可以去那住一段时间,而上海完全没有第一次去的感觉了,基本只去了外滩和田子坊转了转,就回家了。

如我所愿,11 月来了威海,第二天就租到了房子,环境还不错,接下来就是我如愿以偿的生活了吧。开始时也完全没计划做什么,几乎天天去海边散步,其余时间就上上网。偶然对赛斯书产生了兴趣,看了十几天,加了两个灵修相关的 QQ 群,也时不时在相关贴吧回复一下贴子。慢慢就不感兴趣了,相关的 QQ 群也屏蔽了,感觉国内的灵修圈真是气氛很不好的地方,不过也难怪。

接下来就有些无所事事了,对周围的环境熟悉了后,也不想经常出去了。手机天天看也没兴趣了,就开着电脑随便看些什么。当时喜欢看一些游戏视频,主要是 doraiba 的 《零:濡鸦之巫女初见实况》,这个是我几个月前就开始看的,但没看完,这回又从头开始看了一遍。感触还是比较深的,因为游戏的主题是孤独,而我对孤独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吧。我还记得看完最后一期的那一天的晚上,我顺着海边一直走,耳机里单曲循环着游戏中的一首主题曲《鸟笼》,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一座石桥,我回过头看了好久,就像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我照常醒来,但感觉有些东西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某种非常失落的感觉,好像和某种生活告别了一样,那几天心情都不大好。那时离过年只有几天了,我突然想做一个《零:濡鸦之巫女》的视频剪辑 mv,背景就是那首《鸟笼》,最后在火车上我用手机记下怎样安排场景。回家后的几天我一直在做这个 mv,春节晚会都没看,终于在大年初一做完了,当时也是特别开心。再回到威海时,我又做了几个视频剪辑,但没有当初的感觉了,另外因为看的人实在太少了,也就没兴趣了。

我又开始对电脑感兴趣,毕竟是老本行。当时我突然想起有个 TotalCommander 的文件管理软件,之前用过几次,都当天就卸了,这会正好没事,再装个试试。我同时又搜到了一个 VimDesktop 的软件,是用类 vim 的按键绑定来操作 TotalCommander,一用果然不错。这回没有再卸载 TotalCommander,反而对 VimDesktop 非常感兴趣。接下来,我开始维护这个 VimDesktop,也算是我除了玩之外做的第一件正经的事情吧。我曾经就想,用不了半年,我就会找些事情做,果然没到半年。

因为维护 VimDesktop,我加了两个 QQ 群,也认识了一些朋友。另外开始解答一些人的问题,突然又想起工作时解答问题的场景,真是轻车熟路。VimDesktop 升级了 10 多个版本后,比较稳定了,也没什么想新增的功能了,我就开始想自己写个软件,于是有了 RunZ。当天晚上我在手机记下功能点,然后用了一天的时间,基本的功能就写好了。然后用了两周时间,每天升级一个版本,最后也比较满意了。我本想写文章宣传 RunZ,但后来想来想去,还是感觉这样的小众软件再怎么宣传也不会吸引多少用户,现在宣传时机还没有成熟,以后再说吧。然后我突然想写文章介绍下 AHK,也就是 VimDesktop 和 RunZ 所使用的编程语言。于是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和知乎专栏,每天发一篇 AHK 相关的文章。我本来是完全因为兴趣的,发了几篇后突然感觉以后或许可以结集出版,然后就更有动力了一些。这已经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期间还发生了许多事情,就不一一展开了。总体来说,我确实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验证了自己之前的观点,一个人闲久了就总会找些事情做的。最近几个月的花销比较少,每个月房租吃喝日用全加起来不到两千,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或者想买的。这样算起来,即使不考虑收入问题,也还能过好久。我本来是打算做软件外包赚钱,但几次想尝试都没什么兴趣,也就作罢。现在看来靠写东西赚钱也并非不可能,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在没事情做的时候,我也想过静坐冥想之类,但尝试了几次都放弃了。不到一会就感觉困了,然后就躺下睡觉了。现在有事情做了,对那些就更没兴趣了,感觉还是因人而异吧。

以前我总想思考一些人生大道理之类,现在也不怎么想了,也许是一些问题想通了也就没兴趣了吧。而且自己的观点也只是自己的观点,别人没有我的经历,对我的观点也自然没有什么感触。几个月前我最困惑的一个问题,是我不清楚我还在留恋这个世界的什么。最后在机缘巧合下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我只是认为现在的我还很重要而已,即使我不再留恋其他的任何东西,只要我还认为现在的我很重要,我就还是现在的我。什么时候我认为这个我已经不重要了,自然也就无所谓了。对世界的留恋,终究也只是对自己的留恋而已。没有了自己,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世界也就荡然无存了。如果真的离开的话,并不是离开了自己所在这个世界,而是毁灭了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有千千万万个世界,其中有一个比较特别,只因为自己就处于那个世界。而离开之后,那个世界和其他的千千万万个世界没有丝毫区别,哪一个是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