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清楚宽容是一种很好的品质,但做到宽容还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情。如果去网上搜这个问题,找到的答案往往就如同圣人的行为指南一样,难以实施。

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清楚自己在很多地方不够宽容,而不宽容直接的结果是对自己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而不是对别人。比如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条自以为非常偏激的言论,我很难做到对这条言论甚至发这条言论的人做到宽容,因此我也不会感觉到自己像刚喝过冰镇的柠檬果汁一般舒服。但发这条言论的人不会感觉到我的存在,无论我是否宽容,对他都没有任何直接的影响。而我是否宽容他,对我自己的影响很大。这里边似乎有矛盾,如果宽容是为了别人的话,为什么不宽容在很多情况对别人构不成影响,这其中必然有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我发现个一个很大的误区:宽容的目的是对别人好,是爱别人的一种体现,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崇高品质。恰恰相反,宽容的目的是对自己好,是爱自己的一种体现,和别人没有直接的关系。宽容也并不那么崇高,对别人宽容(对自己宽容自然更是如此)实质就是对自己好,就像自己饿了然后去吃东西一样,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行为。没有人会说给饿了的自己吃东西是一种崇高的品质,但人们不需要被教导,就可以掌握这一行为。于是如何能做到宽容,就有了突破口,就是改变自己曾经对宽容的误解。

关于宽容,有一个很难回答问题,就是“我为什么要宽容”。比如别人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可以选择宽容或者不宽容,那么“我为什么要宽容他”就成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如何说服自己要宽容他呢?因为我想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因为我惹不起他想息事宁人?这些理由不仅看起来没有说服力,而且可能引发其他问题。由此还引发了很多讨论, 比如宽容和纵容的分界在哪,宽容和懦弱的区别是什么,甚至有人认为宽容是一种虚伪。

但认识到宽容的目的不是为别人好,而是为自己好,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别人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依然可以问“我为什么要宽容他”。但同时,这个问题也就转换成了“我为什么要对自己好”。这个问题是不言自明的,同样地,“我为什么要宽容”这个问题也是不言自明的。选择不宽容,就是和自己过不去,简单明了。

宽容是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是很重要的。别人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选择了宽容(这表明了我对这件事的态度),但这不意味这事情就结束了。我选择接下来怎么处理这件事,和我是否选择了宽容,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我可以选择不再计较,也可以选择提示对方走路要小心些以免弄脏别人的衣服,当然还可以选择让对方赔偿,这些都是处理事情的方法,它们和是否宽容没有直接的关系。那么宽容和纵容的区别也就很明显了,纵容是放任,是一种行为,它和宽容没有直接的关系,可以宽容然后放任,也可以不宽容然后放任。而懦弱和宽容也没有直接的关系,懦弱是一种不作为,可能是宽容然后不作为,也可能是不宽容然后不作为。

那么我们可以对所有的事情或者人宽容吗?其实这个问题就等同于“我们可以在遇到任何事情或者人的时候对自己好吗”,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澄清了之前那个误区,这里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比如有个人罪大恶极,杀了很多人,甚至伤害了自己,那么我为什么要宽容他?这个问题还是一样的,我可以选择宽容他或者不宽容他,这也就是选择对自己好还是对自己不好。任何人都可以选择对自己不好,可以选择用刀去砍自己的手,就像选择不宽容别人一样,即使他伤害了我。宽容他不意味着事情就结束了,他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和此类似的一个问题,“一个人伤害了我,我可以恨他吗”。同样地,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但选择恨别人,就相当于选择伤害自己,每个人都有伤害自己的权利,但显然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所以我想我找到了能做到宽容的方法,或者这已经不再是一个方法。因为我找不到需要不宽容的理由了,为什么要对自己不好呢?